站内信息关键字:
 
   
 
西政法文化博物...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筹备...
西藏大学Tse...
“创新驱动发展...
科普简报第5期
全国科技活动周...
河南省高院专委...
法文化博物馆迎...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15年第2期:無罪推定在中國
 
 

2015年第2期:無罪推定在中國

时间:2016-08-02 02:43:00

 

無罪推定在中國
張晨龍*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1120)
 
【摘  要】無罪推定原則是現代刑事訴訟法的一項基本原則,旨在保障犯罪嫌疑人在刑事訴訟中的基本人權,維護刑事訴訟的程式正義進而達到最大化的實質正義。然而無罪推定原則在中國仍然是一個理論,立法針對這一原則也沒有詳細而系統的規定,仍屬於停留在口號意義上的原則。疑罪從無作為無罪推定原則的延伸原則實施起來也面臨困境。無罪推定原則的道路在哪?在中國為什麼實施困難?這值得我們思考。
【關鍵字】無罪推定  人權保障  司法獨立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in China
Chenlong Zhang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Chongqing  401120,China)
Abstract The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is a fundamental principle in the modern Criminal Procedural Law. This regime is used
 to protect basic human rights of the defense in the Criminal procedural and maintain the Procedure Justice to get the
 target of utmost substantial justice. However this principle in China is still a theory abroad. The legislation in China is
 not specific let alone systematic about The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The enforcement of this principle is hard too. How
 to get this modern principle into use? Why did this principle work so hard? This worth us to probe.
Keywords: The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Judicial Independence
 
對無罪推定原則的理解
無罪推定原則首先是一個引進西方的概念,最早出現於歐美國家,普遍認為最早由義大利學者貝卡利亞的《論犯罪與刑罰》一書中針對刑訊逼供的抨擊而提出的觀點。發展到現代已經成為一種民主法治國家普遍適用的刑事訴訟原則。也是聯合國在刑事司法領域針對立法和司法的一項最低限度的標準。意思就是,在沒有做出審判前,每一個人都不應被看做是罪犯,或不能使之有罪。無罪推定原則作為一項廣泛適用的原則也有很多相關的派生原則,如自證其罪原則、疑罪無原則、合理懷疑原則等。
2 無罪推定原則的科學性
2.1  無罪推定原則設立的科學性體現了兩點,第一點在控權
據憲法性法律《檢察院組織法》,檢察院有權代表國家行使公訴權依法對犯罪嫌疑人提出公訴,作為公訴人,刑事訴訟的一方訴訟參加人,同時檢察院也扮演著訴訟活動的監督機構,如何協調檢察院的雙重地位,無罪推定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
在刑事訴訟的偵查階段、審查起訴階段和審判階段,犯罪嫌疑人面對的是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的訊問、調查,是獨立個體面對國家機關。犯罪嫌疑人無論是在證據收集、尋找證人、申請取保候審等程式權利都上處於弱勢地位。然而檢察機關代表公權力,權力的濫用是個永恆話題、是不可避免的天然弊端,這就體現了限權的必要性和緊迫性。任何一部國家的《刑事訴訟法》都是以公法的形式出現的。而公法和私法之所以不同劃分主要體現在調整範圍上,公法規定國家和國家機關的權力和職責關係;而私法是關於公民和公民、公民和社會組織、及社會組織間的權利義務關係的法律規範。公法是授權和限權的法律,哪里容易出現權力的濫用,公法就應當出現在那裏。無罪推定原則作為一項公法原則延伸出保護犯罪嫌疑人的多項制度和原則,聘請律師的權力、刑事訴訟被告不得被迫“自證其罪”原則、控檢機關承擔舉證責任原則、“排除合理懷疑”的證明標準制度、“毒樹之果”排除制度等等。這些制度和原則很好的保障了刑事訴訟中弱勢一方的程式利益。其中自證其罪原則已經在最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中成為一項明文規定的法律原則。
2.2  無罪推定原則的另一個重要的意義在於保障人權
《世界人權宣言》將接受公平的審判作為與自由權、生存權、平等權並列為公民的一項基本人權。公正審判意味著審判的過程和結果都要最大程度的體現正義,司法的公正性是司法的終極價值。對於刑事訴訟中的被告人,在審判做出並且生效前,他應當享有完全的,實在的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 2004 年憲法修正案中將“國家尊重並且保障人權”寫入憲法,成為一項憲法原則,在此指導下,刑事訴訟法也將保障人權作為指導性原則寫入,與懲罰犯罪並稱“懲罰犯罪,保障人權”。
我國刑事訴訟法雖然規定了這一原則,但是在具體審理案件的時候仍然是以懲罰犯罪為主要目的,常常忽略人權,河南的趙作海案,廣東孫志剛案成為刑訴法的負面教材。我認為懲罰犯罪、保障人權是一對並列的價值,二者並不衝突。我反對認為這兩點是矛盾的觀點。有些觀點認為,在刑事訴訟中如果賦予被告人沉默權,對證據要求必須排除合理懷疑,這樣對偵查控告機關收集有罪證據加大了難度,不利於查明真相,懲罰犯罪,維護治安。認為只有對犯罪嫌疑人採取非常規的手段才能迫使他招供,才能儘快查明案件事實。但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普通公民對司法程式大都很陌生。當一個清白的公民面對經驗豐富的控檢方訊問時很容易緊張、詞不達意,形成誤解,而控檢機關在高結案率的誘惑之下極容易誘供、逼供使原本無罪之人迫於壓力招供。這才是很多冤案錯案的始作俑者。懲罰犯罪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以犧牲法治,放縱權力無所束縛,肆意踐踏人權作為代價是得不償失的!
無罪推定原則在我國適用的現實性
無罪推定原則作為一項通用性原則,在我國刑事訴訟法中並沒有明文規定。我認為原因可以從立法權、行政權、監督權與司法獨立的關係以及公民的法律意識上進行分析。
3.1  立法權旁落
我國的法定立法機關是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但是《立法法》規定國務院作為行政機關可以指定的行政法規,而且法律效力位階僅次於憲法、法律。最高人民法院作為司法機構,主要職能是審判和案件指導。但是令人費解的是作為案件指導性原則的司法解釋越來越成為一項重要的“法律淵源”,這不僅提高了法院適用法律的難度,也破壞了法律的穩定性和確定性,有臨事制法之嫌。
3.2  行政權過大
中國是一個具有兩千多年中央集權歷史的國家。行政權自古以來就是權力的中心,中國古代向來是地方行政官兼理司法,司法權、立法權的劃分是受近代西方三權分立的思想影響而傳入的。所以司法權相對於行政權是一個年輕又勢單力薄的權力。這使得司法權的行使並不能像美國三權分立那樣,各司其職,相互制約,相互平衡。而無罪推定原則也是學習西方的結果,無罪推定的引入和適用必然要受到本國法律傳統思想的影響。行政權的過度集中導致法院在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的職能分工上始終處於被動地位。導致司法不能獨立,案件的處理不能單純的從法律上解決。
3.3  司法獨立的缺失
不同於西方國家的三權分立,我國實行“一府兩院”制度,“黨委負責制”,黨設立中央政法委員會。黨對司法機關政治領導、組織領導、思想領導。但在現實中,黨對法院的具體工作也進行批示,法院黨委書記針對個案的批示精神不是從法治的角度而是從穩定社會秩序,維持社會和諧為基礎,針對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問題有著不同的政策靈活性。司法活動難以保持中立、司法權難以獨立。再加上我國法院院長和法官的任免是由同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常委會負責,經濟上由於法院的行政區劃設置,由地方政府負責財政,沒有獨立的財政權力。導致法院在政治、經濟、組織、人事、思想上都不能獨立。司法權要受到諸多因素影響,導致無罪推定這一原則作一項限權原則很難付諸實踐。
3.4  檢察機關權責不明
檢察院在中國有很多角色,即使在刑事訴訟中也扮演著相互衝突的兩個角色。檢察院依照憲法性法律《檢察院法》是監督機關,有權監督各類訴訟,當然包括刑事訴訟,同時眾所周知又是公訴機關。在檢察機關作為公訴人的時候,就出現了自己監督自己的奇觀。這無形中成為被告人在刑事訴訟中程序權利的一項威脅。如果案件審理過程中公訴人存在逼供誘供的行為,難道被告人會選擇把申訴的希望放在檢察院上嗎?
3.5  法律意識方面
對於中國當下法治國家仍然是個目標。兩千多年的德治、人治傳統,無訟思想、恥訟思想、厭訟思想仍然阻礙法治進程。我認為法治是一種信仰,只有信法方能遵法、守法、用法。現實中有相當一部分刑事案件當事人寧願選擇私了,這還是體現了當下人們不信法。不信法、不守法、不遵法法律秩序難以形成,法治意識更加淡漠。西方有很多優秀偉大的制度,在處理民事刑事案件過程中,通過權衡利弊,能夠最大程度的實現公平正義。如法人人格否定制度、毒樹制度、非法證據排除制度、無罪推定制度等等。但是對於這些先進制度,我們還僅僅停留在學習階段,遠遠沒有深入國人心中成為一種法律思維,法律習慣。大多數國民仍然樂於實質正義、結果主義,不關心案件如何處理,只要最後結果有利。司法機關過度追求結案率,導致冤假錯案層出不窮。整個國民對於法律抱有一種功利思想,法律不是他們的信仰,權力才是。好在我們法律人都一顆有法治的心,法治的理想,都希望能在法治化國家的進程中推波助瀾,同時任重道遠。
(責任編輯:董丹丹)
 
 
上一条:2015年第2期:關於繼承權喪失制度的若干思考
下一条:2015年第1期:Semantic Vaguenes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ategorization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