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15年第2期:關於繼承權喪失制度的若干思考
 
 

2015年第2期:關於繼承權喪失制度的若干思考

时间:2016-08-02 02:43:00

 

關於繼承權喪失制度的若干思考
黃  晨*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1120)
 
【摘  要】繼承權喪失制度是我國繼承制度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該制度對於保障繼承人的合法權益,維護親屬之間的倫理道德,維護和睦的家庭關係,良好的社會秩序,構建和諧社會具有重要作用。我國關於繼承權喪失制度的立法及司法解釋均制定於1985 年,由於當時立法條件和技術的局限,我國繼承權喪失制度的規定過於簡單化和原則化,實務中操作性不強。本文將結合我國實際,論述我國繼承權喪失制度的現狀並提出完善立法的建議。
【關鍵字】繼承權喪失制度  現狀  完善
 
Some Think about Loss of Inheritance System
Chen Huang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Chongqing  401120,China)
Abstract: Loss of inheritance system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our inheritance system, the system to protect the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heir, maintain the relative between ethics and maintain harmonious family relationships, good 
social order, and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building a harmonious society. Loss of inheritance system in our country's
 legislation and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are formulated in 1985, due to the legislation conditions and technical limitations,
 the regulation of our country inheritance lost of simplification and principle, operability in practice is not strong. This article
 will combine the reality of our country, the paper discusses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the loss of inheritance system and 
perfecting the legislation suggestion is put forward. 
Keywords: Loss of Inheritance System  the Status  the Perfect
 
我國關於繼承權喪失制度的立法及司法解釋均制定於1985年,不論是當時的立法條件和立法技術的局限,還是歷史原因的影響和歷史背景的需要,我國繼承法都不盡完善,而繼承權改革與否與改革的爭議也甚囂塵上。當然,說到繼承法就不得不說到與之密切相連的婚姻家庭法,而民法中也有關於二者名稱的爭議,有一部分學者認為,作為民法典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統稱為親屬法,即親屬編,不論何種說法,婚姻家庭法所確立的人身財產關係是繼承法的前提基礎,而民法中的近親屬範圍更是決定了公民繼承權所能涉及的範圍。
對於繼承法改革與否,改革有無必要的不同的說法,都從不同方面體現了法律改革的必要性。中國自古就有“不法古,不循今”的思想,在儒法結合密不可分思想的影響下,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革命”先烈們為社會發展國家富強提出一個又一個改革思想,總之,改革作為一種法律傳統傳承下來,有其重大社會意義。
關於《繼承法》修改的思考
1.1  法律改革的社會理論
自覺有機發展的概念在11世紀和12世紀被使用到制度方面。在這裏“制度”一詞是指為執行特定的社會任務而做的結構化的安排。這些各種各樣的制度機構被看做具有不斷發展的特徵;人們期望他們組建的適應新的形勢,逐漸地改革自己和持續的發展。這種發展部分是被設計的,而部分的發展並不是計畫得像設計那樣好,部分的發展似乎與其說是計畫或設計的,不如說恰好是偶然發生的:例如,建築師將羅馬式建築與諾曼式建築“結合”起來,從中“產生”出早期的哥特式建築,並由它發展成後來的哥特式建築,等等。
正如羅伯特·尼斯貝特所說的那樣,沒有人看見社會“成長”、“發展”、“衰落”或“死亡”。這些全都是比喻。不過,生活在特定的時代特定社會中的人們相信該社會事實上正在成長或發展、衰落或滅亡這樣的情況是確實存在的。在西方法律傳統的形成時代,古時的奧古斯丁的信徒們曾相信,社會即“地國”正在繼續衰落,這種信仰有新的信仰所修正:社會制度能夠誕生、成長和再生。正如歌德所言,一種傳統不能由繼承而得——它必須被爭取。
當然,並非應把每一種變化都看做發展。可以認為某些變化是旨在打斷發展。例如,人們不能說神明裁判和決鬥裁判產生出陪審制審判,也不能說侵害土地的侵害之訴由重罪上訴發展而來。神明裁判、決鬥和重罪上訴在性質上是部落的和封建的;陪審團和侵害之訴是王室的。此外,後者一旦採用,前者幾乎不能繼續存活,而有機發展的概念是以母體繼續與其後代一道存貨為前提的。它不同於因果關係的概念。不是神明裁判的本身而是由於對神明裁判的廢除才導致了刑事案件中陪審團的出現。
同時,自覺的發展並不意指深思熟慮地朝著特定的理想目標運動。它意指的東西不足以與道德進步相提並論,但卻不止於僅僅指變化和積累。毫無疑問,甚至自西方法律傳統形成時代起,法律改革一直是這種傳統經常變現出來的特徵。不過,這種改革本身被看做是我所說的該傳統不斷發展的特徵即他在時間上自覺連續性的一部分。
1.2 修訂《繼承法》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繼承法以規範公民財產繼承為主要對象,是一個國家和地區重要的民事法律制度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於1985年正式頒佈實施以後,至今也沒有進行補充和修訂,成為我國民事法律制度中實施時間較久、存在問題較多、脫離社會發展實際比較嚴重的民事法律。與此同時,《繼承法》以規範民事繼承行為為主要對象,卻是社會生活中運用頻率最高的法律制度,因此修訂和完善《繼承法》已經刻不容緩。 我國的《繼承法》存在的主要問題是部分規定嚴重脫離當今社會實際,使之不能夠發揮應有的作用。1985年頒佈實施的《繼承法》主要基於當時公民私人財產數量較少的社會現實,公民在財產繼承等方面存在的法律糾紛類型和數量較少,而經過幾十年時間的發展,我國的社會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公民私有財產的數量和種類顯著增加,財產繼承的形式也體現出多樣性的特點,這就為我國《繼承法》修訂和完善奠定的重要現實社會基礎。本文的研究意圖從分析現階段《繼承法》存在的主要制度的漏洞入手,提出修訂《繼承法》的必要性和緊迫性,並結合國外《繼承法》立法及司法實踐,就如何完善我國《繼承法》提出了建議和思考,具有一定的實用性和可操作性。 本研究以現階段經濟社會發展和公民個人財產增多為研究背景,重點研究《繼承法》中繼承權喪失制度存在的突出性問題,為我國《繼承法》修訂和完善提供一定的參考。現行《繼承法》過於簡單,缺乏可操作性,在遺產的範圍、法定繼承人的範圍與順序、代位繼承制度、特留份制度、遺產債權人的保護等方面存在缺陷和漏洞,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法律規定本身的公正性,限制了繼承制度功能的發揮。《繼承法》繼承權喪失制度的修改應圍繞這些缺陷和漏洞,結合司法實踐和民間繼承習慣進行。
我國立法的現狀
2.1 繼承權的喪失的概念
繼承權的喪失,是指繼承人因對被繼承人或者其他繼承人由法律規定的違法行為而被依法剝奪繼承權,從而喪失繼承權的法律制度。
2.2 繼承權喪失的法定事由
根據繼承法第7條的規定,繼承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喪失繼承權:
第一、故意殺害被繼承人的。故意殺害被繼承人的繼承人不但應當受到刑罰處罰,而且還應當被剝奪繼承權,其構成要件主觀上要求故意,客觀上則必須有殺害行為,不考慮行為是否既遂。
第二、為爭奪遺產而殺害其他繼承人的。只有繼承人殺害被繼承人的動機是爭奪遺產,殺害的對象是其他繼承人時才能確定其喪失繼承權。非處於爭奪遺產的目的殺害其他繼承人則不能剝奪其繼承權。
第三、遺棄被繼承人的,或者虐待被繼承人情節嚴重的。遺棄被繼承人是指有贍養能力、撫養能力的繼承人,拒絕贍養或撫養沒有獨立生活能力或喪失勞動能力的被繼承人的行為。虐待被繼承人主要是指經常對被繼承人進行肉體或精神上的折磨,如侮辱、打罵、凍餓等。依照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繼承人以後確有悔改表現而且被遺棄人、被虐待人又在生前表示寬恕的,可以不剝奪其繼承權。
第四、偽造、篡改或者銷毀遺囑,情節嚴重的。“情節嚴重”是指偽造、篡改或者銷毀遺囑的行為侵害了缺乏勞動能力又無生活來源的繼承人的利益,並造成其生活困難的。
2.3 繼承權喪失的種類
2.3.1 當然喪失與宣告喪失
根據我國《繼承法》第7條,《執行<繼承法>的意見》第9條的相關規定,我國繼承權在當然喪失與宣告喪失上採用的是當然喪失,並且只有在繼承人之間因是否喪失繼承權而產生糾紛,訴訟至人民法院時,才由人民法院根據《繼承法》第7 條的規定,判決確認其喪失繼承權。
2.3.2 絕對喪失與相對喪失
我國《繼承法》採用的是絕對喪失與相對喪失相結合的混合喪失主義,即區別不同的喪失事由,規定不同的法律後果,既避免了完全不顧被繼承人的意志,規定所有的喪失事由均導致繼承權的絕對喪失,同時也避免了過分強調被繼承人的意志,不區別不同喪失事由對社會危害性的巨大差異,統一規定任何喪失事由均可因被繼承人的寬恕而恢復。
2.4 繼承權喪失的效力
繼承權喪失的效力是指繼承權喪失的法律效果,它包括時間效力和對人的效力。繼承法對繼承權喪失的時間效力沒有明確規定,但從立法精神來看,當繼承人具有喪失繼承權的法定事由時,其繼承權就當然喪失;若喪失繼承權的法定事由出現在繼承開始之後,則其效力追溯至繼承開始之時。在對人的效力方面,繼承權的喪失具有特定性,即使喪失了對特定人的繼承權,繼承人仍享有對其他被繼承人的遺產繼承權。
另外,關於繼承權喪失的效力範圍,我國《繼承法》僅規定了:“繼承人喪失繼承權的,其晚輩直系血親不得代位繼承。如果該代位繼承人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或對被繼承人盡贍養義務較多的,可以適當分得遺產。”但對於其他方面的效力並未作出明確規定。
完善立法的建議
3.1 從繼承權喪失的事由方面來說
繼承權喪失制度是“任何人不得於其不法行為中獲利原則”的體現,是對繼承人不法或不道德行為的一種民事制裁。其對繼承人而言是一項十分嚴厲的懲罰措施,法律必須做出十分嚴格的限定,務必寬嚴適度,既不能縱容繼承人的不法或不道德行為,也不能對繼承人過於嚴苛,同時應充分尊重被繼承人的意思。我國現行繼承法對繼承權喪失之規定尚有不足,繼承權相對喪失的範圍過窄,建議我國未來民法典繼承編關於繼承權喪失的法定事由應作如下修繕:
3.1.1 故意殺害被繼承人,被判處刑罰的
一方面,繼承人故意殺害被繼承人,其行為必須是以剝奪被繼承人之生命為目的,反之,則不能構成殺害行為。當然如果繼承人殺害被繼承人乃因其過失或實施正當防衛所致,則不應使其喪失繼承權,但如果繼承人因防衛過當,超過必要的限度而殺害被繼承人,則屬於“故意殺害”,應當剝奪其繼承權;如果繼承人誤殺或故意傷害被繼承人致死而無殺人之故意者,縱令致死也不應因此而剝奪其繼承權。
另一方面,繼承人雖實施故意殺害被繼承人之行為,但尚未致其死亡,只有在繼承人因此被判決有罪時方可使其喪失繼承權。如為無罪之判決、因追訴時效之完成、大赦或再審被判無罪等,均不喪失繼承權。此外,繼承人雖被判決構成犯罪,但被宣告緩刑,是否喪失繼承權?緩刑是對原判刑罰附條件不執行的一種刑罰制度,是在構成犯罪並被判處刑罰的基礎上,暫緩刑罰的執行。因此,繼承人故意殺害被繼承人,無論是否被宣告適用緩刑,均喪失繼承權。而繼承人故意殺害被繼承人,須待法院判決宣告其構成犯罪始發生喪失繼承權的效力,是否受刑罰的執行,並非所問。尤其是:“未成年人殺害被繼承人的,是否應當被剝奪繼承權?”根據我國大陸地區《刑法》的規定,不滿14 周歲的未成年人實施殺害行為的,不構成犯罪。那麼便直接可以通過刑法關於故意殺人罪的規定確定為14 周歲,從而就可以避免了未滿14 周歲的未成年人無刑事責任能力,卻成為刑法上“故意殺害”被繼承人的主體,並承擔故意殺害被繼承人的民事責任的尷尬狀況。
3.1.2 為爭奪遺產而殺害其他繼承人,被判處刑罰的
在司法實踐中,關於“是否處於爭奪遺產的動機”很難提出充分直接的證據。如果殺人者矢口否認自己有爭奪遺產的動機,即使其他利害關係人認定其有這樣的動機,但是只要沒有直接充分的證據,法官也不可能模糊認定。法官多數是從行為發生的對象、時間、情節等間接證據來判斷,這樣很難確定的得出行為人就是存在“爭奪遺產的動機”,這一規定使法官在裁判時難以適從。所以建議取消“以爭奪遺產為動機”這一限制條件或者通過對該條作出具有普遍性的具體列舉的方式加以限制。
3.1.3 遺棄被繼承人或虐待被繼承人情節嚴重的,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
首先,虐待被繼承人須情節嚴重,才喪失繼承權。而遺棄行為本身就是一種嚴重的違法甚至是犯罪行為,因此,遺棄的構成要件中無須再特別強調須情節嚴重。這是二者的一個明顯區別。至於虐待行為情節嚴重與否,根據司法實踐經驗,人民法院可以從行為人實施虐待行為的時間、手段、後果和社會影響等方面來綜合判定。對於虐待時間較長,次數頻繁,手段比較惡劣,社會影響很壞的,可認定為情節嚴重。
其次,虐待情節是否嚴重,應以客觀情況決定,不得基於被繼承人的主觀意思決定。因虐待行為從客觀情況來看為情節嚴重,而被繼承人不以之為嚴重,自可不表示其不得繼承;而如果客觀上本不嚴重,而被繼承人卻以之為嚴重,剝奪其繼承權,則特留分制度即無意義。故如以被繼承人的主觀意思為情節是否嚴重的標準,則“情節嚴重”的限制條件無異於形同虛設,也非保護繼承人之道。虐待情節是否嚴重,雖應依客觀情況而定,但如果被繼承人主觀上並不認為嚴重,或者雖然認為嚴重但甘願忍受,法律自無主動介入的必要。因此,虐待情節雖屬嚴重,但繼承人是否喪失繼承權,仍須以被繼承人的表示為必要。
3.1.4 以欺詐或脅迫手段迫使、妨害被繼承人訂立、變更或撤銷遺囑
繼承人以欺詐或脅迫手段迫使、妨害被繼承人訂立、變更或撤銷遺囑,妨害了遺囑人的遺囑自由行為,嚴重侵害了遺囑人的遺囑自由權。《繼承法》僅規定遺囑必須表示遺囑人的真實意思,受脅迫、欺騙所立的遺囑無效,但未將其作為喪失繼承權的事由予以規定。而遺囑的效力與繼承權喪失乃截然不同的兩個制度,不能相互取代。應注意的是,這裏所謂的“遺囑”應為有效的遺囑,如為無效的遺囑,例如被繼承人為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所立的遺囑或違反法定方式、違背公序良俗所立的遺囑等,縱使繼承人有欺詐或脅迫之行為,也不喪失繼承權。
3.1.5 偽造、變造、隱匿、篡改或銷毀遺囑
如果繼承人偽造、變造、篡改或銷毀的遺囑乃遺囑人已撤銷或無效的遺囑,應認為不構成喪失繼承權的事由。如遺囑人生前所立的遺囑,因不具備法定形式而歸於無效,繼承人以使其具備該法定形式的意思而加以變造,也應認為不構成繼承權喪失的事由。因繼承人所實施的行為乃實現被繼承人的真正意思,並非違背被繼承人的真實意願。此外,所謂“偽造、變造、隱匿、篡改或銷毀遺囑的行為”均須既遂且具有故意,如果上述行為未遂,即繼承人的行為並未使遺囑被偽造、變造、隱匿、篡改或銷毀,或過失實施上述行為,均不發生繼承權喪失的效力。此外,各國立法例,也均未將“情節嚴重”作為喪失繼承權的限定條件。
3.2 從繼承權喪失的種類方面來說
在繼承權的喪失上,我國採用的是當然喪失和絕對喪失與相對喪失並存的混合喪失,這樣的立法模式符合我國國情,應堅持。但建議擴大相對喪失的範圍,除“故意殺害被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的情形”規定為絕對喪失外,其他情形均規定為相對喪失,允許喪失繼承權人因被繼承人的寬恕而恢復繼承資格。同時增加規定,“被繼承人及既可以明確表示寬恕,也可以通過遺囑制定失權人為繼承人來表示寬恕”。從而最大程度地尊重被繼承人的意志自由,保護社會公共利益。
3.3 從繼承權喪失的效力方面來說
關於繼承權喪失的效力範圍,我國《繼承法》僅規定了:“繼承人喪失繼承權的,其晚輩直系血親不得代位繼承。如果該代位繼承人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或對被繼承人盡贍養義務較多的,可以適當分得遺產。”但對於其他方面的效力並未作出明確規定。因此,可以增加規定“繼承人喪失繼承權的,可以由其晚輩直系血親代位繼承”。“繼承權喪失的規定准用於受遺贈權的喪失”。
總結
綜上,筆者建議將《繼承法》關於繼承權喪失之規定修正如下:繼承人有如下情形之一的,喪失繼承權:(一)故意殺害被繼承人,被判處刑罰的;(二)為爭奪遺產而殺害其他繼承人,被判處刑罰的;(三)遺棄被繼承人或虐待被繼承人情節嚴重的,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的;(四)以欺詐或脅迫手段迫使、妨害被繼承人訂立、變更或撤銷遺囑;(五)偽造、變造、隱匿、篡改或銷毀遺囑的。
繼承人有前款第一項和第二項不法行為的,喪失繼承資格,且不因被繼承人的寬恕而恢復。繼承人有前款第三項、第四項和第五項的不法行為,經被繼承人明確表示寬恕的,不喪失繼承資格,或者被繼承人知道繼承人有喪失繼承資格的事由,仍然在遺囑中指定其為繼承人或對其進行遺贈的,視為寬恕。繼承人喪失繼承權後,其子女仍可代位繼承,但喪失繼承權人專為代位繼承而收養子女的除外。本條規定准用於遺贈。
 
參考文獻:
[1]陳葦主編,《婚姻家庭繼承法學》 [M] ,群眾出版社,2005年版 .
[2]翟雲嶺,劉耀東,“論繼承權喪失制度”[J],北方法學, 2012 年第 5 .
[3]宋豫,“完善我國繼承法喪失制度的若干思考” [J] ,河北法學,2006年第1期 .
[4]張玉敏,《中國繼承法立法建議稿及立法理由》 [M] ,人民出版社,2006 年版.
[5]侯偉莉,“我國繼承權喪失制度的現狀及完善” [J] ,法制與社會, 2010 年第 9 .
[6]陳葦,宋豫主編《中國大陸與港澳臺繼承法比較研究》 [M] ,群眾出版社,2007 年版 .
[7]吳國平,“論我國法定繼承制度的完善” [J] ,鹽城師範學院學報 ( 社會科學版 ) 2011 年第 6 .
[8]吳永科主編,《繼承權法律制度研究》 [M] ,群眾出版社,2007 年版.
                                                             (責任編輯:郭站勝 )
 
上一条:2015年第2期: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
下一条:2015年第2期:無罪推定在中國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