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15年第2期:陳獨秀對馬克思主義的接受
 
 

2015年第2期:陳獨秀對馬克思主義的接受

时间:2016-08-02 02:43:00

 

陳獨秀對馬克思主義的接受
周  燕*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1120)
 
【摘  要】陳獨秀的一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其中最輝煌的時候是在他創辦《新青年》雜誌的時候。在這一時期,陳獨秀高舉“民主”和“科學”兩大旗幟,提倡新文化,反對舊文化,提倡新道德,排斥舊道德。陳獨秀在效仿西方民主的道路上漸漸發現西方民主的弊端,從而轉向俄國革命。從此,陳獨秀走向馬克思主義的研究,漸漸轉向為馬克思主義者。
【關鍵字】陳獨秀  馬克思主義  接受  民主
 
Chen Duxiu on Marx's Acceptance
Yan Zhou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Chongqing  401120, China)
Abstract: Chen Duxiu s life is a life of ups and downs, which is the most glorious time he founded the  New Youth ”  magazine of the time. Chen banner of  democracy" 
and  scientific ”  two flags, advocating a new culture, reject old culture, advocating a new morality, against the old morality. Chen emulates Western
 democracies on the road gradually found the drawbacks of Western democracy, which turned to the Russian Revolution. Since then, Chen to study Marxism 
gradually turned to Marxist.
Keywords: Chen Duxiu  Marxism  Acceptance  Democracy
 
在中國近現代史的舞臺上,陳獨秀是一個很難用幾句話便將之定論的人物。他曾是中國思想界的明星,曾高舉“民主”和“科學”兩大旗幟,曾創辦影響眾多中國革命青年思想的《新青年》雜誌,曾被許多熱血青年所崇拜,曾是他們的思想領袖。同時,他也擁有過輝煌的革命生涯,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創造者之一,也是中國共產黨從一大到五大的高級領導人之一,但陳獨秀真正成為馬克思主義者經歷了一個曲折的過程。
辛亥革命的勝利徹底推翻了統治中國2000多年的封建社會,但並未能真正解決中國的實際問題,只給中國留下一塊“民國”的招牌,因思想頑固而引發的復辟帝制及後來產生的軍閥混戰等逆行倒施現象,使陳獨秀意識到只有改變國民思想上的劣根、徹底廢除封建制度才是真正的救國之路。
1 新文化運動初期的激進資產階級民主主義者
在新文化運動和五四愛國運動中,陳獨秀一直高舉“民主”與“科學”兩面旗幟。從1915年《青年雜誌》創刊起,陳獨秀對民主和科學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他在《<新青年>罪案之答辯書》中提到了兩位人物,擁護“德、賽兩先生”。“我們現在認定只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為擁護這兩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端頭流血,都不推辭”。
1.1 提倡民主、科學,排除宗教
1915年9月15日,陳獨秀創辦主編的《青年雜誌》開始發行,共出了6號(期),厘為一卷。自1916年9年1日出版的《青年雜誌》第2卷第1號起,該雜誌正式更名為《新青年》。這份雜誌由陳獨秀主編並主撰,其宗旨為喚醒當代青年之思想覺悟,鞭策新青年要與舊社會、舊文化以及依附其上的種種舊政治、舊勢力劃清界限,斷然決裂,“利刃斷鐵,快刀理麻,決不作牽就依違之想”。
在《新青年》的開篇文章《敬告青年》中,陳獨秀提倡科學,反對迷信,排斥一切宗教。在隨後的《偶像破壞論》和《再論孔教問題》等文中進一步釋了自己對宗教的理解,號召以科學代替宗教。陳獨秀寫道:“一切宗教,都是一種騙人的偶像。”一切宗教都是騙人的,都是假像,阿彌陀佛是,耶和華上帝也是,玉皇大帝也是,所有的神佛仙鬼都是。正是這些假像禁錮著人們的思維,阻礙人們的思想進步。陳獨秀敢於指出此時阻礙人們前行的枷鎖。然而陳獨秀排斥宗教也只是一個開始,這是在為以後的事業奠定了思想基礎。
1.2 提倡民主、科學,反對封建專制和迷信
辛亥革命以前,中國是一個幾千年飽受封建皇權思想薰染和飽受封建宗法制度摧殘的國家,由封建專制統治兩千多年,封建思想根深蒂固。
陳獨秀將1916年作為一個歷史的分界點,是歷史的轉捩點,也就是在這一年,他提出要反對封建專制和迷信。《一九一六年》這篇文章意在反封建反迷信。文中他呼籲“除舊佈新”,呼籲“從頭懺悔”,雖“任重道遠”但“民族必須更新”。他鞭辟入裏地盡述感懷,認為1916年是特別之年,是除舊佈新之際,是從頭懺悔,改過自新之期。此時,陳獨秀的獨立民主思想經過了一年多的曆練。1916年可為是歷史上的一個舊時代的結點,一個新時代的起點。同時,陳獨秀對青年提出了新的要求:青年是征服者,是獨立的個體,不是他人的附屬品。陳獨秀呼籲青年人要走在時代的前端,懷揣時代的理想,努力承擔社會發展的歷史責任,這樣的青年才能稱之為青年。青年必須如此才能稱之為青年。
新文化運動前期的陳獨秀主張“科學”和“民主”,反對宗教,反對封建,還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此時的他對社會主義還抱有排斥的態度,是一個激進的民主主義者。此時的陳獨秀作為一名先進的知識份子,他創辦的《新青年》雜誌,對新文學新思想的啟發,對新道德新民主的促進和發展,對當時的社會產生了積極而顯著的影響力,也是他個人思想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鮮明的里程碑。
從崇拜西方文明到接受俄國道路
新文化運動,尤如一聲春雷,給霧霾的中國注入了新的活力,新的方向,自此,一場反對封建推尚科學的轟轟烈烈的文化啟蒙運動開始了。隨著運動發展的深入,到了後期,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中國的先進知識份子不約而同地把眼光從西方轉向俄國宣傳馬克思主義。
2.1 崇拜西方文明
新文化運動初期,陳獨秀主張“民主”與“科學”,試圖從提倡和效仿西方文明中找到中國走向富強的道路。那時陳獨秀崇尚歐洲文明。1916年9月1日,他在《答程師葛》一文中表示:“竊以代表近世文明者,推英、德、法三國。”
在對諸多的西方文明研究領會中,陳獨秀對法蘭西文化研究較多。在中法悠久的相互文化交流的歷史中,中法一直有著相互交融影響的互動作用,在20世紀初,中國陷入危難之中,太多滿懷救國理想的中國青年人奔赴法學留學,陳獨秀雖然沒有去過法國,但他在新文化運動初期對法蘭西文明的瞭解和提倡,卻不在他人之下。陳獨秀曾特別寫過一篇文章,名為《法蘭西與近世文明》,在文中,他總結出了近代的三大文明:人權說、生物進化論和社會主義。這三大文明都出自法蘭西。在陳獨秀看來,當時世界的文明是由法蘭西推動的,如果沒有法蘭西,世界將還是一片黑暗。
2.2 巴黎和會之後轉向俄國革命
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巴黎和會上,中國的主權和利益被西方列強所出賣,這完全毀壞了西方文明在陳獨秀心中的完美形象。與此同時,俄國革命的勝利給陳獨秀帶來新的啟發,也為當時中國的改革思想帶來了新的借鑒思想。
1917年2月18日,彼得格勒3萬多名工人大罷工,揭開了俄國二月革命的序幕。2月27日晚,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蘇維埃宣告成立,地方紛紛建立蘇維埃政權。俄國封建王朝終於被推翻,俄國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取得勝利。此後,出現了歷史上非常罕見的局面:兩個政權同時執政,並駕齊驅,一個是由工人和農民組成的蘇維埃政權,另一個是資產階級專政的臨時政府。面對如此局面,陳獨秀在《俄羅斯革命與我國民之覺悟》一文中指出,俄國的革命不僅僅是俄國的革命,而是世界的革命,是擺脫君主主義的革命,全世界的革命都是如此。陳獨秀始終堅信:“新俄羅斯非君主侵略之精神,將蔓延於德、奧及一切師事德意志之無道國家,宇內情勢,因以大變。”這一時期的陳獨秀對俄國革命的理解局限於所謂的“民主主義人道主義”。但陳獨秀對俄國革命的嚮往之情溢於言表,對俄國革命的前途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2.3 完全接受俄國革命
1917年11月7日,隨著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也誕生了,這個以公有制為基礎的無產階級專政的新型社會制度的勝利成立,為全世界的人民敲醒了和平民主之新思想,指明了未來社會之新理想。而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更給了陳獨秀足夠的信心和堅定的信念,他開始完全接受俄國道路。陳獨秀對俄羅斯共和革命前途之遠大、影響之深遠,對人類幸福與文明之重要意義更加確信,認為俄羅斯革命成功的深遠意義較之十八世紀法蘭西革命之上,認為“未可以目前政象薄之。”1919年4月,陳獨秀發表了《二十世紀俄羅斯的革命》一文,在該文中他認為:“英、美兩國有承認俄羅斯布爾劄維克政府的消息,這事如果實行,世界大勢必有大大的變動。”他的預計沒有錯,世界大勢確實由於俄羅斯革命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也包括中國。
正是俄國的十月革命,讓陳獨秀將視點從崇尚歐洲文明轉向俄國的革命發展。為他打開了一面新的思想之窗,改革之方向,他對俄羅斯模式大加讚賞,相信俄國革命將推動全世界的發展,也將帶動中國的發展,也漸漸地走向馬克思主義。
 
參考文獻:
[1]《陳獨秀著作選》 [M] ,第1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
[2]《陳獨秀著作選》 [M] ,第2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 .
[3]《陳獨秀文章選編》 [M] 上冊,上海:三聯出版社,1984年版 .
[4] 林文光,《陳獨秀文選》 [M] ,成都:四川文藝出版社,2009年版 .
[5] 郭成案,《陳獨秀與中國共產主義運動》 [M] ,臺灣: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2年版 .
[6] 沈寂,《陳獨秀研究》 [M] ,合肥:安徽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 .
[7] 姚金果,《解密檔案中的陳獨秀》 [M] ,北京:東方出版社,2011年版 .
[8] 朱洪,《陳獨秀傳》 [M]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
[9] 田子渝,《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早期傳播史》 [M] ,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 .
                                                                                   ( 責任編輯:黃 晨 )
 
上一条:2015年第2期:盧卡奇物化理論研究
下一条:2015年第2期: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