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15年第2期:淺析“論自由”之“思想和討論的自由”
 
 

2015年第2期:淺析“論自由”之“思想和討論的自由”

时间:2016-08-02 02:43:00

 

淺析“論自由”之“思想和討論的自由”
向  凡*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1120
 
【摘  要】經典著作總是以其特有的價值追求以及所體現的道德品質感染著一代又一代的人,密爾作為自由主義鬥士,其《論自由》一經問世便在學界、社會上引起了廣泛思考。“自由”作為人類共同體的終極追求,多少文人將士為其前仆後繼,社會變革的參與主體很大程度上也都有著關於自由的高度理論、實踐自覺。本文旨在通過對自由主義書目代表《論自由》之《思想和討論的自由》部分作出扼要分析,以喚醒、深化人們心中的自由主義信念。
【關鍵字】自由主義  價值追求 
 
Analysis of the "Freedom" of the "Freedom of Thought and Discussion"
Fan Xiang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Chongqing  401120,China)
Abstract: Classics is always in the pursuit of value of its unique and embodied in the moral quality affects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of people, the mill as freedom fighter, the "freedom" will be one by the advent of the academia, 
aroused widespread thinking. "Freedom" as the ultimate pursuit of human community, the number of civilian soldiers 
fought for the social change, the participants also largely have high theory about freedom, and consciously practice. 
This paper aims to briefly analysis of liberalism on behalf of "free" on the books "freedom of thought and discussion" 
part, in the wake of the hearts of the people, to deepen the liberal faith.
Keywords: Liberalism  The Pursuit of Value 
 
結構分析
1.1  第一部分( 1 段),禁言行為的惡之所在
該部分密爾指出在憲政國家,不用過多地考慮政府會經常竭力去控制意見的表達,除非政府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符合人民的心聲。在多數情況下,憲政國家政府與人民是完全一致的,政府無權對公民的言論自由作出限制,人民也無從對他人進行限制。更進一步地來說,一個最壞的政府無權去限制,相反一個所謂最好的政府也無權去限制公民的言論自由。因為不論該意見的表達是多數人作出還是極少部分的人作出,迫使意見不能表達的惡便在於:如果該意見是對的,那麼我們所謂的“真理世界”便少了一個換取真理的機會;倘若該意見是錯的,我們也將失去一個在真理和謬誤碰撞之中加深對已有真理的認識和感悟的機會。
1.2  第二部分( 2-39 段)通過提出假設論述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該部分又分為①②③④四個小部分,具體如下:第二部分①( 2-20 段),提出第一個假設所禁之言為真,換言之公認的部分觀點是錯誤的。該部分密爾採取有破有立的方法,通過一系列的反駁與再反駁,指出禁言行為的錯誤所在。首先指出,我們不能確信異議是一個謬誤,如果我們確信,那就意味著我們的絕對正確性;如果我們不能確信,那便如前所述更加不能抑制意見的表達。
接著其作出第一個假設:試圖用權威來壓制的那個意見可能是真的。其指出,權威機構或者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要壓制他人的意見,也理所當然地據以自身觀點是真理為前提。但是這又似乎使之陷入一個悖論:即其是如何確認自己的觀點為真理的?斷定自身觀點為絕對真理其實就是斷定自身永不出錯,這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進一步來說,在實踐之中,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是很難承認自身觀點的可能錯誤性所在,即使對此並不自信,但是當我們在擁有龐大數量和我們持相同觀點的政黨、派別的後盾時,往往使我們更加堅信自身觀點的正確性。正因為我們有此強大後援力量,往往蒙蔽了我們雙眼。因此密爾指出某個時代的所謂真理是有歷史性的,即使現在流行的看法將來也很有可能被拋棄。對此反駁者可能指出即使我們現在流行的許多觀點在將來會被證成為謬誤,但是我們不能停滯不前,不能因為有可能出錯而不去適用它,因為這是政府也是個人的責任所在。對此密爾提出有力的反駁意見,指出我們不應當循大眾之觀點,而應按照自己的理解小心謹慎地形成自己的看法並遵從之。但是當我們形成自己看法後因該觀點可能錯誤性之所在而將之拋卻便是懦夫的表現了。
接著密爾指出反對和批駁所謂真理的完全自由,是證明一個觀點真理性的先決條件,而且也是唯一的條件。他指出在人類歷史長河中之所以在整體上是理性和觀點和行為佔優勢,除了有優秀的領導者以及長效的經驗之外,更是由於觀點錯誤是可以糾正的,因為即使是偉大領導者本身也是會出錯的。倘若沒有一個糾錯機制,沒有一個自由討論的氛圍,那麼觀點本身是無法自圓其說的。只有讓觀點放諸於社會自由討論,錯誤的觀點和做法才能漸漸屈服於事實和論證。即便是在最不寬容的羅馬天主教會以及我們堅信的牛頓定律也須向世俗社會發出討論邀請,以便證成其思想、觀點的真理性,更何況乎一般的建言獻策呢?這便使我想到了霍姆斯大法官的一句箴言,即 Freedom is always the freedom for those who thinks differently.  我將它譯為:自由,永遠是持異見者的自由。同時霍姆斯的思想市場理論也與密爾之論述相得益彰。
在批判政府有責任去支持某些對於社會福祉有用的信條,由此功力之目的導出其真理性而拒絕傾聽所謂有害的言論問題之上,密爾認為將真理性問題轉化成有用性問題僅僅是在偷樑換柱而已,由功利性導出真理性本身即是荒謬的,對教義的信仰應給予對其真理性本身的認同。
在批判因為自己對某些觀點的譴責就拒絕傾聽該觀點時,密爾選擇了無論在真理性還是功利性上都被認為是強有力的論據的學說-對上帝和來世的信仰,旋而指出因為自己對他人觀點的不認可而對其進行禁言實際上是在說明自己觀點的不可錯性,而這又如前所述,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接著密爾又引出歷史上三個極負盛名同時也令人扼腕歎息的案例,即蘇格拉底因不敬神、不道德之罪名被處死、加爾瓦雷因褻瀆神靈被處死以及奧勒留皇帝對基督教的迫害事件,旨在說明不自由而引發的司法慘案所給人類帶來的歷史悲劇。
在批判某些人所堅持的真理總會戰勝迫害的觀點時,密爾指出關於真理總會戰勝迫害這一格言,啟示只是一些賞心悅目的樂觀的謬誤罷了。他強調在歷史上充斥著數不勝數的額壓制迫害將真理撲滅的例子,即便不是永遠地將真理撲滅,但至少會使真理倒退幾個世紀。更進一步來說,如果單純地依仗真理只因其是真理,而不將其付諸於討論自由的範疇之中,認為真理內在地就具有某種抵制錯誤的內在力量,這只是一個空洞的條文句式罷了。同時密爾還指出,雖然現實情況已與之前狀況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我們仍須保持警惕,因為對於觀點表達的懲罰,仍然依法而存在著,而且也在現實之中被大量運用著。
在批判人們對於不信仰他們所重視信條的人所抱持的看法和情緒時,密爾指出正是由於人們這種對於異見不寬容的心態,使得英國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精神自由之所,使得人們英國不能在社會金陵之下敢於發表自己的觀點。同時密爾指出雖然現時社會的發展對於異見的看法較以前有所寬容,但就是這麼一點社會的不寬容誘使人們把異見掩蓋起來,犧牲掉了人類心靈中的全部道德勇氣。他指出在這種社會環境之下,知識份子將異見埋於心中,在公眾場合談論的僅是那些公眾自己可以搞正確的事情,與此同時,放棄掉了對於作為最高問題的自由而勇敢的思辨。
在批判認為異見者保持緘默並不是什麼禍害的人時,密爾提出有力的反擊,指出倘若一直將社會至於緘默的氛圍之中,其結果必然時異見永遠得不到公正而透明的討論;對於豐異見者而言,使得他們整個精神發展都被扼殺了,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損失。並且還指出,在精神奴役的氛圍之中,從未有過也用匯不會出現智慧活躍的人民,即時有,也只是暫時擱置了對異端思想的恐懼。接著密爾舉出三個時期歐洲社會的例子,即宗教改革後; 18 世紀後半期的思辨運動以及歌德和費希特時期,並指出這三個時期所體現出來的共同特點便是允許異見的存在,打破了對權威的枷鎖,整個社會允許自由討論,從而促成了人的心智和社會制度的發展和完善。但是現在,這三個時期的精神成果推動力已差不多耗盡了,若不再度推進-保持言論自由的社會氛圍,我們便不能期待什麼新的進步了。
第二部分②( 21-38 段)在該部分,密爾話鋒一轉,提出另外一個假設,即公認的觀點都是真是正確的。在該小部分之中,其將論述的前提置於公認觀點都是真理之下,並進而指出在缺乏討論的氛圍時,這個所謂的真理僅僅是迷信地崇文拜物罷了,因為他們並不瞭解反對方的意見,我們所堅持的真理只是一條空洞的條文句式,在真正地被質疑時我們不能對它進行詳盡的有說服力的論證,因為我們並不瞭解該公認觀點的論證依據所在,從而在面對責難時容易改變自己的看法。並進一步指出,即使純粹地將所有具有真理性的公認觀點之論證依據教於民眾,這也只是在鸚鵡學舌,不能根本地解決問題,這種教導只有在如數學這樣的學科才會奏效,因為數學真理的證據特殊指出在於所有的論證都在一方;而對於自然哲學甚至是更為複雜的社會科學,由於會出現不同意見,所以真理取決於兩組相互衝突的理由之間達成平衡,而該種平衡,只能在言論自由的環境之中才能達成。
接著密爾以一般倫理學說和宗教信條為例進一步論述失去討論、失去對該類學說論據理解,久而久之便失去了對該某種程度上具有真理性的信條的認同。接著密爾仍以包含自明公理的傳統學說為例,指出人們只有在親身經歷了某種磨難之後才會真正理解某個不證自明的普遍觀點,倘若提前加深對其理解便可在某種程度上避免這種災難的發生,而要加深對它的理解,應多傾聽他人的意見,充分瞭解對立觀點的矛盾性之所在,而這亦需要有對異見的寬容性,而不是將所謂的真理束之高閣。正如密爾所言:人類一見某事不再可疑就放棄思考,這種志明的傾向是其所犯一半的錯誤之根源。“既定觀點的昏昏欲睡”、不傾聽異見,不訴諸討論正是錯誤之所在。
第二部分③( 33-38 )該小部分密爾作出第三個假設即公認的觀點和異見都部分為真,旨在說明正是因為兩派相左且不盡全具真理性觀點的存在,便需要那個與之不和的觀點來補足它所遺漏的真理部分。並進一步指出,不論包含對立意見中可能混雜這多少謬誤和混亂,但由於其本身也多少體現了部分真理,應當為通行觀點所重視,而這恰是通行觀點所容易忽略的。
接著密爾以 18 世紀盧梭觀點為例,點明並不是流行觀點在整體上比盧梭的觀點距離真理更遠,盧梭之所以名垂青史,之所以提出更多的真理性點子,很重要的一點在於其學說中吸收了流行觀點所缺少的並且數量客觀的對立方的真理性觀點。再接著密爾以政黨為例,指出為了將自身政黨維持在理性和健康範圍之內,就必須借助於對方的反對,而這恰恰需要一個公正公平的討論環境。進而作者一語中地指出即使世界都屬於正確的方面,但也必須容許少數異見者為其觀點進行辯護,同時值得人們去傾聽;如果讓這些異見者保持緘默不語,就會讓真理有所損失。
接著密爾仍再引基督教例子,在反駁部分基督教徒認為基督教義包含了全部真理這個問題上,他指出在基督教創始人所記載的話語之中,並未包含其是全部道德體系的內容,相反,密爾指出,必定存在著另外的一些不單單從基督教教義演化出來的倫理與基督教體系一同構成了高尚的、相容並蓄的道德體系指導著教徒與非教徒的社會行為。而這看起來並不通行的倫理異見,其真理性部分要得到發展,就必須需要占社會主流的基督教徒的寬容,而更為重要的是,需要存在一個思想、言論自由交流的平臺和背景。最後,密爾語破驚人地指出,可怕的禍害並不是真理的各部分之間的激烈衝突,而是一半真理被平靜壓滅;只要人們還被迫兼聽,就總還有希望;一旦人們只關注一方,錯誤就會固化為偏見,真理本身由於被誇大成為謬誤而不再具有真理的效力。真是字字珠璣、耐人尋味,也與該部分主題、甚至整個論述主題遙相呼應、相得益彰。
第二部分④( 39 段)該段落是對整個第二部分以及前面所述三個大假設的總結,密爾指出四點,我將其概括為三點:即在缺乏自由討論的前提下,可能帶來的不良後果:緘默的觀點使真理,我們可能因為禁言而失去這個帶有真理性的緘默觀點;即使緘默的觀點是錯誤的,倘若不允許抒發己見,會失去在不同意見碰撞中使所遺留的真理補充現已存在的真理的機會;即使公認觀點都為真理,但是缺乏討論也僅僅使對對空洞教條的持有,只是一個崇文拜物的玩物罷了,而缺乏對真理的深刻領悟。
1.3  第三部分( 43 段)該部分作者主要在談論觀點自由表達的界限所在
密爾首先指出界限不能定在觀點受到批評的人是否遭到冒犯之上,因為雄辯有力的指正肯定會將被批評者置於被冒犯之地。接著他指出為了能夠公平地表達觀點、表達意見,應該限制使用辱罵的語言,因為該類言語多為主流觀點者所使用,倘若異見者使用便會被標於不道德的範疇,因此為了能夠自由表達意見,同時也為了真理和正義的利益,限制使用辱罵的語言要比限制使用其他手法還重要得多。
最後密爾畫龍點睛,也可以說是呼應主題,擲地有聲地指出:無論每個人持有什麼觀點,只要他能夠冷靜地觀察並且誠實地表述他的反對者及其觀點究竟使什麼,同時採用合適的方式,那麼他就值得你我最大的尊重!
總結
密爾在該章通過環環相扣的引例假設、通過字字珠璣的表述論證,通過對導論“社會自由”的進一步細化,說明其在言論自由問題上的態度,體現了一個自由主義鬥士桀驁不馴的性格特徵。
回顧通篇,最為中意的要數密爾的該論斷:“可怕的禍害並不是真理的各部分之間的激烈衝突,而是一半真理被平靜壓滅;只要人們還被迫兼聽,就總還有希望;一旦人們只關注一方,錯誤就會固化為偏見,真理本身遇有被誇大成為謬誤而不再具有真理的效力。”其實又何嘗不是呢?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總是忘我地自我吹噓甚至到了自負無以復加的境地,我們總是過多地相信自己的判斷,而不給別人一個機會去聆聽別人的意見,殊不知,即使相左的意見是錯的,也能夠加深我們對自己觀點的認識,更何況人無完人,更多的時候別人的意見總是能夠彌補我們自身的不足。進一步地來觀察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社會環境,儘管我們許多的自由、權利得到了法律檔的認可和保障,但我們捫心自問這又何嘗足矣?言論不自由、精神不自由現象隨處可見,這也印證了盧梭的斷言:“人生而自由,卻又無往不在枷鎖之中。自以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隸。”真是扼腕歎息,令人唏噓,更是引人深思!
                                                                    (責任編輯:郭站勝)
 
上一条:2015年第2期:淺議思想與表達二分法
下一条:2015年第2期:秦漢前環境保護立法探析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