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西政法文化博物...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筹备...
西藏大学Tse...
“创新驱动发展...
科普简报第5期
全国科技活动周...
河南省高院专委...
法文化博物馆迎...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民事訴訟收費制度與權利保護之關係
 
 

2008年第1期:民事訴訟收費制度與權利保護之關係

时间:2016-08-02 02:43:00

 

民事訴訟收費制度與權利保護之關係
張丁香    紀光兵
(重慶大學,重慶,中國  400044)
  
【摘  要】訴訟收費制度不僅僅是一個程式性的問題,更是一個實體性問題。訴訟收費制度與權利保護緊密聯繫,訴訟收費制度越合理、越科學,當事人的權利保護程度就越高;反之,當事人的權利保護程度就越低。合理、科學的訴訟收費制度,能確保人們的權利得到實質的維護,進而推動法治的建設,實現司法之公正。
【關鍵字】民事訴訟  收費  權利
 
Relation between the System of Legal Cost and Right in Civil Action
Dingxiang Zhang  Guangbing Ji
( Chongqing Univercity,Chongqing  400044,China)
Abstract: The system of legal cost in civil action is a procedual and entitative problem.There has the close-knit between the system of legal cost and the right of party,representing if system of legal cost is more logical scientific,the right of party will be protected perfectly,by contraries, the right of party will be protected deficiently.The logical scientific system of legal cost can protect right of party,drive the nomocracy and come true the equity of justice.  
Key words: Civil action  Charge  Right
 
1 引言
    權利、義務、責任三者是法律關係中緊密聯繫、不可分割的統一體。有權利必有義務,違反義務必須承擔責任,權利的保護最終體現在責任的落實。責任問題落實得充分與否,直接反映出一個國家對權利保護的程度。然而,隨著人們文化水準、法律意識的提高,國家法治的健全與完善,公力救濟進而取代了私力救濟,訴權已成為了人們最基本的一項權利。一旦發生違反義務的行為,人們就要行使訴權,追究違反義務者的責任。我們不難看出,訴權在義務、責任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樑,責任問題的落實依賴於訴權的真正行使。換句話說,權利是否得到保護依賴於訴權的真正行使。因訴權的行使需要付出訴訟成本,如果訴訟成本過高,非一般人所能承受得起,訴訟者尋求司法保護的幾率就越低,進而權利保護的程度就越低。訴訟成本與權利保護之間成反比,即訴訟成本越高權利保護程度越低;訴訟成本越低權利保護程度越高。本文主要針對訴訟收費制度與權利保護之關係問題進行分析,期待建立健全訴訟收費制度,真正保護好訴訟當事人的權利。
 
2 我國現行民事訴訟收費制度
    我國現行的民事訴訟收費制度的法律法規主要體現在1989年7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頒佈的《人民法院訴訟收費辦法》、1989年最高人民法院、財政部《關於加強訴訟費用管理的暫行規定》、1992年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1999年6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通過的《人民法院收費辦法》補充規定以及2006年12月8日國務院通過的《訴訟收費交納辦法》。在2006年12月8日國務院通過的《訴訟收費交納辦法》頒佈之前,民事訴訟收費的依據均是由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因法院在民事審判活動中既充當運動員又充當裁判員,再加上現行法院的收費標準直接與工作人員的待遇掛鈎,因而,其制定的訴訟收費制度的合理性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這就是,為什麼我國民事訴訟收費的標準與其他任何一個國家相比明顯偏高的原因。2006年12月8日國務院通過的《訴訟收費交納辦法》在彌補以往民事收費不足之處的同時,降低了訴訟收費標準,同時,對訴訟收費專案規定得更加明確具體。應該說,《訴訟收費交納辦法》的頒佈對於訴訟當事人來說是一個福音。
    根據《訴訟收費交納辦法》的規定,訴訟成本又稱訴訟費用,具體由案件受理費、申請費和應當由當事人支付的其他費用(如堪驗、鑒定、公告、翻譯費;堪驗、鑒定、翻譯人員出庭的交通費、住宿費、誤工費等)三部分組成。對於應當由當事人支付的其他費用的性質,目前已經達成共識即認為具有補償性質。而對於案件受理費與申請費如何定性還存在爭議,概括起來有三種不同的認識:(1)稅收說。該說認為,案件受理費具有稅收的性質即出於國家財政收入的需要,幷具有調節社會行為的功能。案件受理費的收取既可以增加國家財政收入又可以防止濫訴行為。(2)懲罰說。該說認為,既然訴訟費用通常由敗訴方承擔,負擔訴訟費用實際上就是對違反法律法規的當事人的一種經濟制裁。(3)國家規費說。該說認為,一方面,訴訟與其他社會活動一樣,需要收取一定的費用,以表明手續或者程式的開始,幷顯示主體對實施該行為要謹慎,另一方面,司法機關解決民事糾紛需要耗費一定的資源,因此案件受理費用也是訴訟當事人分擔這種耗費所必須作出的支付。
目前,就我國案件受理費和申請費的性質,法學界基本達成了通說,即認為其具有國家規費的性質。且1989年最高人民法院、財政部《關於加強訴訟費用管理的暫行規定》第一條也明確規定“各級人民法院依法收取的訴訟費用屬?國家規費。”這一性質的現實依據在於“收益者負擔”原理。通說認為,民事訴訟程式的設置,其宗旨在於保護當事人的私權利,與國家和社會的關係利益較小,法院在訴訟中的審判行為,是國家對爭議雙方當事人的特別服務,因此而支出的費用,不應該象刑事訴訟那樣全部由國家的財政支付。就各國的立法來看,對案件的裁判皆採取有償主義,須由當事人負擔案件的裁判費用。 1 但是,因訴訟實際兼有個體維權與實現社會整體正義的雙重功能,所以,我們不宜將訴訟發生的全部費用轉由實際利用司法資源的當事人承擔,訴訟費用的收取也不應該于社會仲介服務機構提供的有償服務收費適用同一規則。 2
    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的案件受理費的徵收比率要高,其主要的原因在於,一方面,我國的經濟發展水準和國家的財政收入比其他國家低,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實行普遍免收或者少收案件受理費;另一方面,從防止濫訴的角度來看,案件受理費用較高,可以把不正當的訴訟阻擋在外,因為,誰也不會願意花費高昂的代價去做毫無利益的事情。當然,過高的訴訟費用會把那些權利受到侵害而又真正需要訴訟救濟的人排擠在正義的大門之外,使其望而卻步。因此,建立起一套科學、合理的訴訟收費制度體系就顯得至關重要。
 
3 建立科學、合理的民事訴訟收費制度體系
3.1 重塑案件受理費由雙方當事人共同預交的原則
    認真分析我國現行的民事訴訟收費制度的法律法規,我們會發現,這些法律法規都明確規定,案件的受理費由原告、上訴人預交;申請費用由申請人預交,待案件審結後,訴訟費用由敗訴方負擔或者依據比例分擔。這種辦法一直貫徹到現在,卻沒有人對其合法性提出質疑。
    筆者認為,要進行訴訟活動,法院、原告、被告三方缺一不可,少了其中任何一方,訴訟活動都將無法進行下去。法院作為國家的審判機關,解決原被告雙方當事人的爭議,原被告作為爭議的直接利害關係人在訴訟活動中處於完全平等的地位,那麼將案件受理費預交的負擔強加于原告或上訴人單方,這不得不說是對平等原則的一個違背。且現實社會中,因原告無錢預交案件受理費用而無法得到司法救濟的現象屢見不鮮。追其根源就在於案件受理費預交負擔分配之不公平。如果我們以法律的形式明確規定,案件受理費預交由原被告雙方當事人共同分擔,那麼,因無錢預交案件受理費用而無法得到司法救濟的現象至少會減少一半。這無疑有利於我國法治社會的完善。
    打破以往誰起訴或者上訴,案件受理費由誰預交的慣例,重新塑造案件受理費由雙方當事人共同預交的原則。筆者主要是基於以下理由:(1)民事訴訟法中規定了訴訟權利平等原則。該原則是指民事訴訟當事人具有平等的訴訟地位,當事人雙方平等的享有和行使民事訴訟權利的規則,有權得到平等的對待。這是程式公正的必然要求。而相關的訴訟收費辦法卻把案件受理費預交的負擔轉嫁于原告或者上訴人一方,這在司法正義的大門處就設置了不平等的障礙,那又怎麼能保證程式正義的真正實現呢? (2)一個案件要得到法院的受理,其必要的條件之一就是要有明確的被告,訴訟就必須要有原被告雙方當事人,否則就是非訴訟。因此,只有原被告雙方當事人存在才能引起訴訟之開始,而在案件未審結之前就將預交案件受理費的義務將強加于原告一方,這在情理上也說不通。(3)從有利於保護權利的角度出發,將原來由原告一方預交案件受理費的負擔轉變為雙方當事人共同負擔,減輕原告的壓力,進而減少因無錢預交案件受理費用而無法得到司法救濟的現象,實現司法的公正。儘管,現行的訴訟收費辦法規定了減免緩收案件受理費的情形,但由於法院本身的經費主要來源於案件的受理費,法院為了自身的利益往往嚴格限制減免緩的物件,甚至拒絕減免緩的物件。因此,筆者認為,案件受理費由雙方當事人共同預交是值得推崇的。
 
3.2 取消案件執行費的收取
    近些年來,法律白條的現象層出不窮,歸其原因在於法院生效的裁判得不到有效的執行。訴訟權利人贏了訴訟,但其合法的、確定的實體權利卻得不到實質維護,這完全違背了當事人進行訴訟的初衷。試想,由權威的國家審判機關作出的裁判文書與一張普通的白紙沒有區別,這不得不讓人對司法的權威性、公正性產生懷疑。長此以往,誰還相信法律,誰還願意訴訟?
    筆者認為,要使法院生效的裁判得到有效執行,關鍵在於賦予生效的裁判文書本身就具有強制執行力。法院有義務對自己做出的生效裁判進行具體落實,而不應該只判決不執行,進而,將審判程式與執行程式兩個部分相分離。換句話說,執行程式與審判程式是訴訟的有機整體,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不能脫節,共同為完成民事訴訟的任務,解決民事糾紛和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服務。執行程式是審判程式的後續和保障,沒有執行程式,生效的裁判所確定的內容往往無法實現;而在大多數情況下,沒有審判程式確認一方當事人實體權利的存在,執行程式也就無從提起。只審判不執行本身就違背了當事人訴訟的宗旨。
    既然,執行判決與審判是統一的、不可分割的。因此,筆者認為,法院收取案件受理費的同時就應該履行保證生效判決得到實質執行的義務,進而保證訴訟當事人實體權利的實現。而現行的訴訟收費辦法都無一例外的規定: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人民法院已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應當交納申請執行費。從這些規定我們進一步知道,一個案件的申請執行費用與受理費用在價額上基本相當。法院這種既收取案件受理費又收取申請執行費的做法,不得不讓人產生這種感覺:即訴訟當事人先拿錢買人民法院一張紙,當然這張紙不保證品質,一旦這張紙有瑕疵,法院是不會給你免費維修的,要維修這張紙,訴訟當事人還必須向法院再支付與買紙價格相當的錢。因此,取消支付申請執行費勢在必行,一方面有利於減輕訴訟當事人的訴訟負擔;另一方面,更有利於維護司法之正義,真正保護權利人的合法的實體權利。
 
3.3 財產案件受理費的收費比率應該以人民法院判決確定的實際金額為依據
    對於財產案件受理費的交納標準是以當事人訴訟請求的金額為基準呢,還是以人民法院法院的判決確定的金額為基準?世界各國有不同的選擇。目前,我國人民法院對此的統一做法是: 以當事人訴訟請求的金額為基準。基於此,導致了實踐中出現了許多怪現象:訴訟當事人雖然最終勝訴了,但是由於法院的生效判決確定的金額遠遠低於當事人主張的金額,從而導致勝訴人倒貼訴訟費用的情況發生,真可謂“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一個案件,到最後只有法院得到了好處。 [1] 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在於:徵收財產案件受理費依據的基準出錯,即不應該以當事人訴訟請求的金額為基準,而應該以人民法院判決確定的金額為基準。
    眾所周知,法院作為國家的審判機關,其職責就在於,為完成民事訴訟的任務,解決民事糾紛和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服務。因此,案件受理費的多少應該取決於法院最終所提供的法律服務多少。畢竟,訴訟當事人在提起訴訟時,幷不能預見主審法官是否會對自己的訴訟請求全部支援,也沒有正當的理由預先和審判法官就自己的訴訟請求進行協商。又因,法院的審判法官的審判業務、思想道德、法學理論水準、工作態度和審判作風的不同,必然發生,不同法官對同一案件作出不同的裁決。如果繼續採用以當事人訴訟請求的金額為基準的方法收取案件受理費,就會對司法的公正性、權威性產生衝擊。
    筆者認為:訴訟當事人提出完全相同的訴訟請求,交納相同的案件受理費用,卻得到不同的訴訟請求金額的裁判,這勢必會對司法之公正大打折扣。那我們又怎敢奢望訴訟權利人的實體權利會得到公平的對待,進而,我們就會對法律、法院存在的目的就是追求公平、正義產生疑惑。那如果我們採用以法院的生效判決確定的金額為基準的方法收取案件受理費,就會強化司法的公正性、權威性。理由是:訴訟當事人提出完全相同的訴訟請求,依據法官所裁判確定的金額交納案件受理費,法官所裁判確定的金額越多,所交納的案件受理費就越多;法官所裁判確定的金額越少,所交納的案件受理費就越少,這至少讓人在直觀上感覺到司法公正的存在,進而完全杜絕勝訴人倒貼訴訟費用的現象發生。
 
3.4 基於原審人民法院的過錯,二審依法改判的應該退還原審案件受理費
    根據2006年12月8日國務院通過的《訴訟收費交納辦法》第二十七條之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決定將案件發回重審的,應當退還上訴人已交納的第二審案件受理費。”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發回重審的案件包括以下兩種情況,(1)原判決認定的事實錯誤,或者原判決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2)原判決違反法定程式,可能影響案件正確判決的。也就是說,原法院審判案件時基於自己的過錯而對事實認定錯誤或者違反法定程式,被二審法院發回重審的,二審不得收取案件受理費。《訴訟收費交納辦法》第二十七條之規定與以往的訴訟收費辦法相比,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訴訟收費交納辦法》未將基於原審法院的過錯,致使訴訟當事人進行上訴,二審依法改判的情況,納入到退還一審案件受理費的範圍之例,這不能不說是立法時的一個缺憾。
第   1   2 
 
上一条:2008年第1期:論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及其法律後果
下一条:2008年第1期:淺論孫中山法治思想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