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西政法文化博物...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筹备...
西藏大学Tse...
“创新驱动发展...
科普简报第5期
全国科技活动周...
河南省高院专委...
法文化博物馆迎...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論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及其法律後果
 
 

2008年第1期:論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及其法律後果

时间:2016-08-02 02:43:00

 

論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及其法律後果
趙慧傑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0031)
 
【摘  要】關於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和效果,有不同的立法例,理論上也有不同的觀點。本文在分析合同解除權的行使物件、條件、方式和效果的基礎上,探討適合我國的合同解除權的物件、條件、方式和效果等。
【關鍵字】解除權  行使  效果
 
The Discourse of the Right to Cancel the Contract and the Effect of the Cancellation
Huijie Zhao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Chongqing  400031,China)
Abstract:The right to cancel the contract and the effect of the cancel is different in many acts and the theory about it is different too.  Through the analysis the object, condition, manner and effect of the right to cancel the contract, this text wants to search the things about them that fit China.
Key word:The right to cancel the contract  The exercise  The effect
 
    羅馬法堅持嚴格的有約必守的原則,當事人間的契約被賦予法律的地位,羅馬法對契約的解除權的對定不是很明瞭。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為了使在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的情況下使另一方的利益得到更好的維護,解除權逐漸被引入法律制度之中。“法國民法典始有契約解除制度,但仍未脫離解除條件之範疇。德國民法典中契約解除做為一個獨立的法律範疇,使于裁判外得以當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為之。瑞典債法和日本民法典以及臺灣民法典皆設有契約解除之規定。” [1] 這就是賦予了當事人解除權的同時為了維護契約的效力而對解除權的行使作了嚴格限定。我國民法通則對合同的解除也作有相關規定。但是世界各國對於合同解除權有不同的規定。本文首先探討理論界對合同解除權的認識。
    合同解除有當事人雙方合意解除和因解除權的行使而解除。合意解除是根據意思自治原則,當事人新的合意對第一個合意的效力作了處分,與法律所專門規定的契約解除性質不同,其結果應當是根據雙方當事人的意思來確定。當事人沒有約定時尚未履行的不再履行,已經履行的適用不當得利返還之。我們這裏探討的解除是法律專門規定的解除權。自德國民法典始,契約之法定解除作為了一個獨立的制度,和契約之終止作為並列的制度,對契約的效力形成了限制。日本和臺灣從之。而我國《合同法》九十一條將合同解除作為合同效力終止的原因之一,合同終止包括的合同的解除,使得我國的合同法定解除權與普通大陸法系有了很大的不同。
 
1 我們看一下解除權適用的物件
    其一,關於債權契約和物權契約。日本學界通說解除權可以適用物權契約。臺灣民法對於解除權適用的物件沒有明文規定,但通說認為法定解除權只是適用於物權契約。債權人行使合同解除權後,債權契約依法失去效力,物權契約因為沒有基礎而得返還原物,但債務人以前之處分並不是無權處分。若債務人在債權人行使合同解除權以前將標的物轉賣與第三人,其轉賣契約並不因物權處分而失效。我國物權法生效以前,法律上沒有區分物權行為和債權行為,也就沒有物權契約和債權契約之區分,確切地說是沒有承認物權行為,所以法定解除權適用於債權契約。
    其二,關於雙務契約和單務契約。法國民法典和德國民法典均規定只有在雙務契約中才能使用解除權。但是臺灣有學者認為單務契約同樣可以行使解除權。“蓋片務契約之解除,亦非無實益。債務人遲延給付時,債權人得依第254條解除契約,而請求代履行之全部損害賠償。如不解除契約,則僅得請求本來只給付及遲延損害。” [2] 鄭玉波教授也持相同觀點。因為我國合同法沒有做出區分,故可以認為我國的合同解除權可以適用於單務契約。
   其三,關於繼續性契約和非繼續性契約。德國民法典對合同解除和合同終止進行的區分,繼續性合同如租賃、委託、勞務、合夥等只發生終止的效果,當事人相互給付的不須返還也不需要恢復原狀。法國合同的解除對於非繼續性合同具有溯及力,即合同一經解除即溯及到合同成立時起效力消滅。日本從德國之規定。在英美法系國家,解除和終止也存在差別。當一個合同被解除時,恢復原狀應成為違約救濟的原則;而合同終止使合同自終止之日起不再約束雙方,但各方在合同終止之日前從合同的履行中取得的利益卻依然為各方所保留。 “餘以為原則上,繼續性契約僅有終止,不生解除問題,但有二種情形(法律規定如租賃、承攬;繼續性給付尚未履行)。” [3] 我國《合同法》對於繼續性合同和非繼續性合同沒有進行分開規定,以《合同法》的字面解釋,我國的合同解除權適用於所有的合同。但是我國理論界有人認為應當依合同的性質進行區分。
 
2 我們看一下理論界對於解除權行使的條件的看法
    解除權是對合同效力的限制,只有在符合法定條件時才能行使解除權 。各國對解除權行使的條件都做出了明文規定。
    臺灣理論界認為合同解除權的行使一般原因是合同的主要義務的不履行,附隨義務不履行的,一般不能解除合同。但“在雙務契約,對於附隨義務之不履行,致不能達契約之目的時,因認為可以解除契約。如買電子錶沒有可以適用的電子時仍可以解除合同。” [4] 基於不同的原因法律規定的解除權行使的要求也是不同的。其給付遲延中又分為非定期行為的行使條件和非定期行為的行使條件。“所謂非定期行為:指給付無確定期限及雖有確定期限,但不於該期限履行亦可達契約目的之債務而言。” [5] 非定期行為的解除條件是1)須無債務履行;2)須債權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履行;3)須催告所定之期限內不履行。具備以上三個要件時,債權人取得解除權,得解除契約。給付不能得解除條件不須為相當期限之催告,須為主債務履行不能,對於附隨義務,只有在不履行附隨義務不能達契約之目的,或其給付於債權人無利益時,債權人才享有解除權。履行拒絕和不完全給付適用於關於給付遲延和給付不能的有關規定。
    法國學理認為的法定解除權行使的條件是1)違約方有過錯。2)相對人不履行義務的性質嚴重。
    王利明教授認為,德國的決定合同可否解除的標準是“合同履行對他方有無利益”。英美法解除合同的標準是“根本違約”。 [6] 而李永軍教授在其合同法中認為美國解除合同的標準是“重大違約”或“實質不履行”。
    我國《合同法》九十四條規定了具體四中可以解除的合同的情況。因為我國合同法沒有像傳統大陸法系國家那樣將違約行為類型化,我國的解除權也沒有因之類型化。
 
3 我們再看一下各國對解除權行使方式的認識
    關於解除權行使的方法有三種立法例:
    1) 法國式的解除方法須債權人解除契約應向法院提出。2) 德國式的解除方法是應以意思表示向他方當事人為之。3)日本商法典的解除方法是當解除權產生的條件具備時,合同當然自動解除,而無需當事人的意思表示為之。 [7]
我國合同法96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主張解除合同的,應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可見是同德國的解除方式是相同的。
 
4 我們在來看一下合同解除的效果
    關於債權的契約解除之效力,約為三種見解。即直接效力說,間接效力說及折衷效力說是也。1)直接效力說,謂解除溯及與成立時消滅其契約之效力,即因解除其契約如同自始不存在,從而未履行之債務歸於消滅。既已給付者,發生原狀回復請求權。2)間接效力說,謂解除非消滅債之關係,不過阻止其已生之效力。 從而尚未履行者發生拒絕履行之抗辯權,已履行者發生新返還請求權。3)折衷說,謂解除之際,債務尚未履行者,自其時債務消滅。既已履行者,發生新返還請求權。第一種為大陸法系通說。現在臺灣黃立教授主張解除權效力為“清算說。”黃立教授認為直接效力說的損害賠償請求權因契約的解除而消滅,而只能依侵權行為法請求,對債權人不公。
    在英美法系國家,解除和終止也存在差別。當一個合同被解除時,恢復原狀應成為違約救濟的原則;而合同終止使合同自終止之日起不再約束雙方,但各方在合同終止之日前從合同的履行中取得的利益卻依然為各方所保留。
    我國《合同法》96條規97條規定:“合同解除後,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採取其他補救措施,並有權要求賠償損失。”合同解除後債權債務如何處理?我國法學界有不同認識。一種觀點認為,合同解除具有湖及既往的效力。另一種觀點認為,合同解除並未使合同關係消滅而只是阻止其發生作用,因此,合同解除原則上只能對將來發生效力,未履行的不再履行,已履行的部分,產生返還請求權。類似折衷說。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合同解除一般溯及既往,但不能一刀切。“首先,我國合同法承認合同的解除應向將來發生效力,對於尚為履行的應終止履行。其次,我國合同法承認合同的解除可以產生溯及既往的效果,即已經履行的可以要求恢復原狀或者採取其他補救措施。” [8] 李永軍認為我國合同法97條的立法本意就是區分連續性合同與非連續性合同而使解除具有不同的法律效力。非連續性的合同恢復原狀,連續性合同的解除原則上無溯及力。
 
5 自己的見解
    我國的合同解除權也許可以結合大陸法系于英美法系的優點,突破傳統大陸法系的傳統規定,做出更符合經濟的規定。但是我們不能否認我國的法律體系本質上還是大陸法系的。我國對合同解除權的規定應該考慮到我國的法律體系。我認為,我國合同解除權的行使和效果可以做以下明確。
    首先,雖然我國《合同法》沒有對繼續性合同進行區分,但在論及解除權的效力的時候,多說學者認為不具有溯及力的合同是租賃、委託、勞務等,其實這種劃分與傳統大陸法系國家對解除與終止的適用劃分是相同的。將契約分為繼續性契約適用終止,其他契約適用解除,適用終止的合同不再使用解除。解除與終止的最大的區別就是契約解除就有溯及力,而終止不具有溯及力。所以我認為繼續性合同原則上不是解除權適用的物件,只有特定繼續行合同或法律特別規定的情況下才可以適用 。
    不論是雙務合同還是單務合同都可以適用解除權。
    其次,關於解除權適用的條件。
    有學者認為現在不應根據合同違約的類型對解除權來限制,而像英美法系那樣規定“重大違約”、“根本違約”或“實質性違約”。但是這些規定都很模糊,而我們的法官不像英美法法系的法官有很大自由裁量權,所以我們應做具體的規定。
    根據我國的國情應對我國合同解除權的適用條件作出具體規定,其實我國《合同法》九十四條規定的四種具體的條件與傳統大陸法系國家有相似性。我認為我國可以將因合同目的不能實現作為實質條件限制合同的解除權。這樣不可抗力、情勢變更等情況都可以適用合同解除權。規定有履行期合同,雖然一方違約不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經合理期限的催告可以解除合同。有人認為我國的合同解除的方式有的情況還需催告,我認為催告是合同解除的法定條件,而不是合同解除權行使的方式。還有“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合同的效力。”是對解除權的確認,確認並不是表明我國解除合同須經法院或仲裁機構。
    第三,我國解除權行使的方式。我認為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解除合同的通知到達向對方時解除權生效。而通知不要求是要式行為,也不要求是明示的。
    第四,關於解除權的效果。
    有人認為我國合同法從實際出發,借鑒國外經驗,遵循經濟活動高效的原則,對合同解除的效力作了比較靈活的規定,即合同解除後,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採取其他補救措施,並有權要求賠償損失。但若解除權只是用於非繼續性合同的話,解除權就可以溯及既往的消滅合同。合同效力消滅後,依據法律規定進行原物返還。法理基礎是不當得利返還但不受“利益已不存在”的抗辯。不論是折衷說還是清算說,都沒有直接效力說明瞭,且結果上都是一樣的。合同的解除並不對已經根據合同造成的損害賠償造成影響。可以與損害賠償並存,但損害賠償的範圍為履行完畢的僅限於信賴利益。懲罰性違約金與損害賠償不可以並用。
 
 
 
(責任編輯:張德欣)



[1] 鄭玉波:民法債編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32.
[2] 史尚寬:債法總論[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532.
[3] 林誠二:民法債編總論體系化解說[M],2001.
[4] 林誠二:民法債編總論體系化解說[M],2001.
[5] 鄭玉波:民法債編總論[M],同上。
[6] 王利明:合同法新問題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538.
[7] 李永軍:合同法[M],北京:中國法律出版社,2005,714 – 715.
[8] 王利明:合同法新問題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560.
 
上一条:2008年第1期房地產合作開發的法律形式
下一条:2008年第1期:民事訴訟收費制度與權利保護之關係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