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關於我國物權法上的佔有制
 
 

2008年第1期:關於我國物權法上的佔有制

时间:2016-08-02 02:43:00

 

關於我國物權法上的佔有制
邱雪林    楊春平
(重慶大學,重慶,中國  400031)
 
【摘  要】佔有作為一個民法上的術語源遠流長,可以追溯到羅馬法時代。佔有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已從單純的人與自然或物質的關係轉變為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於是,便產生了制定保護人們對於資源佔有的法律制度的需要。在早期的法律制度中,有關保護佔有的法律規定有相當多的內容後來成為有關所有權的法律制度。佔有制度與所有權制度和他物權制度在物權法領域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在本文中占】有的性質和構成要件是探討的重點。
【關鍵字】佔有  佔有制度
 
China's Possession System in Property Rights Law
Xuelin Qiu  Chunping Yang
(Chongqing University,Chongqing  400031,China)
Abstract: Possession of the Civil Code as a long-term, can be traced back to Roman times. Possession with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from the simple people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natural or material change to more of the relations between people. So, we have to protect peopl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resources possessed by the legal system needs. Early in the legal system, the protection of the law occupies a considerable number of elements later became the title of the legal system. Tenure and ownership system and his property rights system in the areas of the three pillars Property Law pattern. In this paper occupy the nature and composition of the elements is the focus.
Key words:Possess  Possession System
 
   《物權法草案(第五次審議稿)》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七款規定了佔有的含義:佔有,指佔有人對動產或不動產的實際控制。而我國正式頒佈的《物權法》沒有規定佔有的定義。《物權法草案》(第五次審議稿)第二百六十六條是附則,是對物權法條文中一些用語的含義所進行的解釋,但立法者為什麼在正式頒佈的《物權法》中沒有關於佔有的定義的規定呢?就佔有而言,對佔有的概念和性質一直存在著激烈的爭論。簡要說來有兩個方面,一是佔有是事實還是權利,二是佔有的構成要件。筆者認為我國物權法對佔有的定義至少應包括這兩個方面的內容。
 
1 佔有的概念及性質
    羅馬的法學家保羅(paulus)曾給佔有下定義:“我們取得佔有須有佔有之事實(corpus)與佔有之意思(animus)。只憑佔有之意思或佔有之事實不能取得佔有。”保羅的這一定義規定了佔有的兩個要素,即“心素”(animus)和“體素”(corpus),心素是指所有人的內在意思,體素是指佔有的事實。佔有的成立,是否除物之佔有的體素外,還須有意思表示的心素,是歷來法學上最具爭論的問題,因此也產生如下各派學說: 
1.1 主觀說。為德國歷史法學派代表人薩維尼(savigny)所提倡。此說源於羅馬法,是薩維尼根據保羅對佔有的論述,提出自己的見解。他給佔有下的定義是:“具有所有的意思的人,安全管領物件,幷排斥他人干涉的事實。”他認為不論是時效取得佔有,還是依令狀取得佔有,都必須有所有的意思和管領物件的事實,即心素和體素兼備,如果只有管領物件的事實而沒有所有的意思,那只是持有,例如:房客雖占住房屋,但他承認房屋的所有權屬于房東,幷沒有為自己所有的意思。至於小偷,由於他對盜竊物有為自己所有的意思,故為佔有而非持有。 
    薩維尼是從人與物的事實關係出發來分析佔有的地位的。他把人與物的關係歸結為五種:第一,單純的接觸,如偶爾的以手觸摸物品而對其無任何意思;第二,持有即除外部接觸外,還有掌握物品的意思;第三,佔有,即與物品接觸時是以所有的意思,為本人的利益而管領該物;第四,善意佔有,即佔有人除為本人的利益外,更自信其為佔有物的所有人;第五,所有權,即符合所有權制度要求的佔有關係。 
    薩維尼認為的佔有之成立,除有佔有行為即佔有事實之外,佔有人在主觀上還應具備為自己而佔有的意思或者將佔有物為已有的意思的觀點為法、奧、日等國所吸收。 
    《法國民法典》第2228條規定:“對於對象或權利的持有或享有,稱為佔有;該項物件或權利由佔有人自己保持或行使,或由他人以佔有人的名義保持或行使。”《奧地利民法典》第309條規定:“物(財產)系置於其權利或保管之下者,稱物之持有人。物之持有人意圖據為已有者,系物之佔有人。”《日本民法典》第180條規定:“佔有權,因以為自己的意思,事實上支配物而取得”。日本民法在立法上又進一步將過去由佔有事實而推定佔有人權利的傳統做法直接確定為佔有權,致使任何人的佔有行為一旦符合佔有構成要件,即可取得佔有權。 
 
1.2 客觀說
    為德國社會學派的代表耶林(Jhering)所提倡,與薩維尼的學說相反,雖然耶林也以佔有為事實,並承認佔有的要素有心素與體素兩種。但耶林認為“心素”,只有“持有的意思”(aninms tenendi)即可,而不必有“所有的意思”,即一般佔有只要有持有的意思,即握有標的物的意思就已足夠了。就是說,佔有事實的成立不需要有佔有人主觀上為自己而佔有的意思,只要具備客觀上支配控制的事實佔有即可成立,因為當人們發生佔有地位時,從其行為自身判斷很難準確斷定他占有意思或目的是什麼(究竟是為自己,為他人或為第三人)。耶林特別強調,心素或意思是人腦的主觀活動,而人的思想是經常變化的,因此往往難以判斷,而法律不能因為當事人觀念的變化就使同一佔有事實不斷變換性質。[1]所以,主觀的占有意思很大程度上是一種虛構,與佔有的事實情況可能不符。這種被稱為“客觀說”的佔有理論,在《德國民法典》和《瑞士民法典》中都得到了體現(《德國民法典》第854條規定:“物的佔有, 因對物有實際的控制而取得”;《瑞士民法典》第919 條規定:“凡對某物有直接支配權者,為該物的佔有權人”)德國、瑞士及臺灣民法基本上採用了這一理論。
    《德國民法典》第856條規定:“(1)佔有因為佔有人拋棄或以其他方式喪失對物的實際控制而終了。(2)佔有不因在行使控制時遇有按其性質為暫時的障礙而終了。”《瑞士民法典》第919條規定:“(1)凡對某物有實際支配權的,為該物的所佔有人。(2)對於地役權及土地負擔,其權利的實際行使與物的佔有具有相同的地位。”我國《臺灣民法典》第940條規定:“(1)佔有人對於佔有的標的物事實上之管領力除真正所有權人得對之提起返還所有權之訴外非他人所能干涉。(2)佔有以佔有人對於物有事實上管領為已足,不以其物放置於一定處所或標示為何人佔有為生效要件。若對於物無事實上的管理力,縱令放置於一定處所幷標示為何人佔有亦不能認定其有佔有之事實。” 
從上述可知,薩維尼是以持有為基礎,因持有而有為自己所有的意思,最終上升為佔有。耶林是以佔有為基礎,因佔有而遇到法定障礙,最終降為持有。而從本質上看,佔有實為人對物的支配事實。只有這一客觀事實存在,才可能從法律上給予佔有人相應的權利,以達到維持社會秩序安寧,和平的目的。因此,佔有權是以佔有事實為基礎,根據不同的佔有情況給予佔有人以不同的權利才符合法律維護公平正義的目的。
 
1.3 純粹客觀說 
    以貝克為代表,認為占有意思全無必要,只要有事實上的支配狀態即可。
    佔有在本質上是一種事實抑或一種權利?在羅馬法的不同時代,對此問題有不同的看法。羅馬古代的法學家一致認為,佔有是事實而不是權利,但具有一定的法律效果。帝政後期,有的學者開始主張佔有是一種權利,認為佔有也象物權一樣可以援用救濟程式加以保障。主張佔有為事實者認為,佔有取得完全是事實行為,故違法行為(如盜竊)也可取得佔有,法律行為的無效幷不影響佔有的轉移;佔有在羅馬法上受令狀的保護,其真正目的在於制止暴行,維持秩序,如果真的以保護佔有為目的,則佔有令狀早應成為對物訴訟,且可以對任何持有對象的人提起了。主張佔有為權利的人則認為,權利的要素一為利益,一為法律保護,佔有使佔有者得利用其物幷受令狀的保護,便已具備了權利的要件;至於令狀也保護非法的佔有人,作為佔有非權利的佐證似欠充分,因為因非法而取得權利之事並不少見,如惡意的加工人可成為加工物的所有人,獵人經土地所有人反對而在該土地上打獵,對獵物也依法享有所有權。[2]這種分歧, 在後世立法中也得到了體現。如《法國民法典》第2228條規定:“對於物權或權利的持有或享有,稱為佔有”,《德國民法典》和《瑞士民法典》也稱為“佔有”,顯然視佔有為事實;而《日本民法》則專設“佔有權”一章,將佔有確認為一種權利。
    筆者認為,我國佔有的概念應采事實說。佔有是一種事實而非權利。正如馬克思所言:“佔有,是一個事實,是不可解釋的事實,而不是權利,只是由於法律賦予實際佔有以法律的規定,實際佔有才具有合法佔有的性質,才具有私有財產的性質。”[3]法律意義上的“佔有”與“佔有權”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指主體實際掌握財產的事實狀態,後者則是主體得佔有特定財產的法律上資格。就某一財產而言,佔有人未必為佔有權人,反之亦然。
 
2 佔有的構成要件
    此外應當明確佔有的構成要件。關於佔有的構成要件,也是立法者必須明確的。在對佔有進行保護時,必然會涉及“構不構成佔有”的判斷。筆者認為佔有必須具備以下要件:
2.1 佔有的主體
    佔有主體可為物權人,也可為非物權人。物權人(所有權人、用益物權人)對標的物的占有事屬當然,但佔有人幷不以物權人為限。換言之,佔有制度與物權制度之間幷不存在包容關係,在立法上具有相對獨立的地位。
2.2 佔有的客觀方面
    佔有的客觀方面即對於物有事實上的管領。佔有為社會事實,須依社會觀念斟酌外部可以認識的空間關係、時間關係和法律關係,就個案加以認定。空間關係的強烈程度,在具體個案中也極不一樣。如即使我的花園相距我的住處有好幾公里遠,我也是它的佔有人,或即使我把我的汽車停放在一個公共停車場,我仍是它的佔有人。[4]這種對物的關係,在時間上要有一定的持續,例如誰在公園裏的椅子上坐下,並不是椅子的佔有人。
2.3 佔有的主觀方面
    佔有的主觀方面即占有意思。有是否必須具有占有意思,對此,是歷來最有爭議的問題。主要有主觀說、客觀說、純粹客觀說三種觀點。前兩種學說前已論及,純粹客觀說以貝克為代表,認為占有意思全無必要,只要有事實上的支配狀態即可。純粹客觀說完全忽視佔有人占有意思的做法也不足為取。佔有人為佔有必然是基於一定的心理動機,很難想像佔有人在無意識狀態下的佔有。若沒有占有意思,就難以成為法律所保護的佔有。
    相比之下,筆者更贊同客觀說,客觀說並不否定佔有以意思為條件,但認為這僅僅是一種佔有的意思,即以客觀事實加以認定的意思,是推定的意思,是表明人與物之間構成控制與支配關係的意思,而不是一種單純的主觀標準。這樣,當佔有人基於合同或他物權佔有他人之物時,雖然佔有人不具有佔有的意思,這種佔有也因構成佔有而受到民法的保護。而當非法佔有人非法侵奪他人財產時,雖然行為人有所有的意思,也因為不構成民法的佔有而不受保護。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對佔有應當這樣的定義:佔有是對於物事實上的管領與支配。
 
3 關於佔有的類型
3.1 《物權法》對於無權佔有與有權佔有沒有明確規定。我國《物權法》的第五編規定的佔有實際上主要規範的是無權佔有中的善意佔有。對於佔有的分類中,有一種分類可以將佔有分為自己佔有與他人佔有,再進一步將他人佔有分為有權佔有與無權佔有,無權佔有再可分為善意佔有與惡意佔有。
 
3.1.1 《物權法》雖沒有明確使用無權佔有與有權佔有的概念,但間接規定了有權佔有。《物權法草案》(第五次審議稿)第二百五十九條規定:“佔有,包括有權佔有和無權佔有。基於債權關係等產生的佔有,有關不動產或者動產的使用、收益、違約責任等,依照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比較而言,《物權法》沒有明確使用無權佔有與有權佔有的概念,但從內容來看第二百四十一條就是關於有權佔有的規定,間接規定了有權佔有。(《物權法》第二百四十一條:“基於合同關係等產生的佔有,有關不動產或者動產的使用、收益、違約責任等,按照合同約定;合同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有關法律規定。”)
 
3.1.2 《物權法》對於有權佔有的推定沒有規定。《物權法草案》(第五次審議稿)第二百六十條規定:“不動產或者動產的佔有,除有相反證據證明外,推定有權佔有。”而正式頒佈的《物權法》卻刪除了這些規定。有權佔有當然受法律保護,但無權佔有則不一定。無權佔有因主觀方面的不同而受到保護的程度有所不同。因此,筆者認為,有必要明確規定無權佔有,並確立有權佔有推定規則,進一步維護交易安全。
 
3.2 《物權法》中關於善意佔有與惡意佔有沒有規定。《物權法草案》第二百六十一條規定:“無權佔有,包括善意佔有和惡意佔有。無權佔有,除有相反證據證明外,推定善意佔有。” 而正式頒佈的《物權法》卻刪除了該條,但在該法其他條文中頻繁使用善意佔有人、惡意佔有人的術語,並也規定了善意取得制度。從《物權法》第242—244條的規定來看,法律對善意佔有人、惡意佔有人的態度是有所不同的。第一是否適用善意取得制度的不同。善意取得制度是在無權處分人無權處分的情形下,從維護現存的佔有關係、維護交易安全的角度出發,對善意受讓人進行保護。而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之一就要求受讓人在受讓財產時須為善意。第二,善意佔有也是時效取得制度的構成要件之一。如果佔有人基於據為己有的意思,善意、和平、公然、持續、不間斷地佔有某項財產,經過法定的佔有時效期間,則可依時效取得制度而取得對佔有財產的所有權。第三,善意佔有人的風險承擔責任也不同於惡意佔有人。善意佔有人一般只返還現存利益,對於因風險已滅失的利益不負返還責任;而惡意佔有人在此情形下應當賠償損失.此外,在返還原物及孳息時,善意佔有人有權請求權利人支付其因維護該不動產或者動產支出的必要費用。由此可見,規定善意佔有的必要性。
    此外,我國物權法也沒有明確區分自主佔有與他主佔有,公然佔有與隱秘佔有,和平佔有與強暴佔有,單獨佔有與共同佔有,持續佔有與非持續佔有。筆者認為,有必要對佔有進行區分。法律不可能籠統的對一切佔有進行同樣的保護,這會造成法律的不公正。
    綜上所述。我國物權法上的佔有制度缺乏佔有制度的基本內容,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外,物權法對佔有的取得、移轉、消滅,佔有狀態的變更,佔有的合幷,佔有的類型,與佔有密切相關的先占制度、時效制度等都沒有加以規定,完全忽視了佔有制度作為物權法基礎制度的地位,沒有注意佔有制度與物權法其他制度的銜接與配合,是立法上的重大缺陷。這體現了立法者通過物權法的倉促與草率。筆者希望,以後出臺的法律法規會進一步豐富佔有制度的內容。
 
參考文獻:
[1] 周枬:羅馬法原論[M],北京:(上卷),北京:商務印書館,1994, 414-415 .
[2] 周枬:羅馬法原論[M],(上卷),北京:商務印書館,1994,408-409
[3] 馬恩全集[M](1),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382
[4] 德國物權法[M]上冊,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114
                                                                   
 
(責任編輯:張德欣)
 
上一条:2008年第1期:我國行政復議制度之正當性因素分析
下一条:2088年第1期:中外環境稅收制度比較與借鑒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