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對第三人侵害債權的思考
 
 

2008年第1期:對第三人侵害債權的思考

时间:2016-08-02 02:43:00

 

對第三人侵害債權的思考
楊利華
(重慶大學,重慶,中國  400044)
 
【摘  要】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是對債權相對性原則的一種突破,有其發展的歷史必然性和理論淵源。基於利益平衡的需要,其適用也有限制。我國應對這種制度加以構建,加強對債權人利益的保護,努力追求實質正義,以促進社會經濟進步。
【關鍵字】債權相對性  第三人侵害債權  直接侵權  間接侵權  免責事由
 
Reflection on the Third Party Infringing Creditor′s Rights
Lihua Yang
(Chongqing University,Chongqing  400044,China)
Abstract: The system of creditor’s right infringed by the third party is an important breakthrough to the relativity of creditor’s right, which is developed slowly and inevitably by the Tow Legal System through theory, judicial precedent and legislation. It also has necessity and restrictiveness in the application of this system. But Chinese legislative practice hasn’t touch it yet. we should set up this system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creditors , strive for real justice and promote socio-economic progress.
Key words: Relativity of creditor′s rights  The third party infringing creditor′s rights  Direct infringement  Indirect infringement  Reason to dissolute responsibility
 
1歷史演變與制度考察
1.1債之侵權的歷史演變
    債權與物權的劃分是大陸法系民法理論體系構建的基石之一。其區別主要在於:物權是絕對權,具有對世性;而債權是相對權,因而具有相對性。這一理論,可以追溯至古羅馬法,早在古羅馬法時期,債與物的劃分就已經形成。優帝《法學綱要》稱:“債是依國法使他人為一定給付的法鎖。” [1] 顯然,債之所謂法鎖,為特定當事人間的法律關係。此時,債的關係與物的關係都為法律所保護,但由於當時債權被認為是相對權,對其侵害的可能性也就理所當然僅存在於債務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的情形,債的訴訟也是對人的訴訟,即僅可對特定債務人提起的訴訟。該訴訟排除了債權關係以外第三人充當原告、被告的可能。
    古羅馬法對債的此種態度對近現代大陸法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1804年《拿破崙法典》第 1165條規定:“契約僅於締約當事人間發生效力。”《德國民法典》第241條規定:“依債務關係,債權人有權向債務人請求給付。”《法國民法典》第1134條規定:“依法訂立的契約,對於締約當事人雙方具有相當於法律的效力。”我國《合同法》第 121 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違約的,應當向對方承擔違約責任,當事人—方和第三人之間的糾紛,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按照約定解決,”這些法條都是人們對債之相對性原則的傳統繼承在法典中的確切反映。其共同之處就在於債權被排斥在侵權行為客體之外。
    “萬物皆變,無物常駐”,隨著社會經濟特別是商品經濟的發展,人們基於錯綜複雜的現實生活的認識,司法實踐與法學理論的態度也逐漸改變。古羅馬是一個商品經濟不是很發達、經濟流轉也很有限的社會,人們很容易產生對物的現實擁有的主觀偏好。為此,古羅法將債與物區分開來,以區分物權與債權在法律中所居的不同地位,顯然這一時期人類的這部分歷史應視為以物權為中心的時代。但近代以來,法律保護的中心發生了轉變,債權在社會生活中的地位愈益凸顯 ,以“物”為中心的時代逐漸向以“債”為中心的時代演變。日本著名的我妻榮教授認為債權是在人與人之間相互信用的基礎上產生的。 [2] 但債權的發達不僅是因為人們的信用度隨著時代進步而提高了,追究其根源,與商品經濟日益發達,物的流轉更為迅捷、普遍,人們對生產、生活資料的索取已極為便利有關。在商品經濟社會,如果社會處於良性運轉之中,人們對社會、社會的未來,尤其是對自己的生活就會充滿信心,並讓自己利益最大化成為其理性目標。而物之流轉即物權債權化是物之價值得以充分實現的主要途徑 [3] ,但是,當債日益普遍化後,債之關係為第三人所知、甚至為第三人侵害(廣義的包括故意與過失)已不是偶然,在現實生活中,債權關係以外的第三人闖入債之相對領域並妨害債權實現的情形屢見不鮮,如果對其仍採取漠然的態度,這無論從實現正義或創造秩序上講,基於債之相對性原則構建的法律制度都失職了,偏離了市民社會對理性價值的終極追求。顯然僅憑違約責任救濟制度,對於第三人故意侵害債權的行為難以有效遏制,如何保護合法債權無疑成為制度構建必須解決的難題,這也導致民法理論界的價值取向正從法的安定性轉向社會妥當性,民法的理念正從形式正義轉向實質正義。 [4]
    第三人侵害債權的確立首先起源於英國法。其開創性案例是1853年發生在英國的一個著名案例,即拉姆雷訴蓋耶案(Lumv.Gye), 最終法院判其原告勝訴,肯定了債權人對第三人的侵害享有損害賠償權。四位法官中的三位一致認為該案不應以合同相對性原則排斥第三人致損害的賠償責任。他們依布萊克斯通“主人依主僕關係對僕人所供勞務享有財產權”的觀點,創立了合同財產的一般理論,即履行合同義務的承諾是一種無形財產,應受到與有形財產同等的保護,引誘他人違約正是對這種無形財產的侵害,受害人應得到損害賠償救濟。因此,法院以被告惡意損害原告的合同而判決其賠償原告損失,從而確立了干涉合同關係的侵權行為,即在第三人引誘、慫恿合同當事人一方違約並取得不當利益的情況下,合同另一方當事人可以對該第三人訴請侵權賠償,但如果第三人慫恿合同當事人一方以合法方式解除合同的,該當事人則不承擔責任 [5] (P568)。從此,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得以確立,並在後來的發展中得到逐步的完善。
 
1.2 各國的立法實踐
    英美法系  英美法中並沒有債的概念,因此法律上也就沒有侵害債權的說法。人們將第三人侵害債權的侵權行為稱為妨害合同權利或干涉合同關係。英美法系的侵權行為法中,雖沒有關於侵權行為一般條款的規定,也沒有關於侵權行為的一般規定和理論分析。但它們基於判例累積的經驗進行分析,對侵權行為劃分不同的類型,再按照不同類型的侵權行為,分別規定訴訟中的對策和方法。因此,在第三人侵害債權這一問題上,英美法系與大陸法系是不同的。在英國法上,共有七種侵權類型,第三人侵害債權屬於“其他經濟侵權”這一類型。“其他經濟侵權”的核心主要是引誘違約。英國法確立侵害債權制度的里程碑案例是前面已經提及的1853年Lumleyv.Gye一案。在此著名判例的基礎上,又通過1881年Bowerv.Hall和1901年Qninnv.Leathem兩案最終確立了干涉合同關係的制度,與大陸法系的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相對應。美國《侵權行為法第二次重述》給侵害債權行為下了明確的定義:“無論是明示還是默示的商事關係一般都可落實到合同上。締結合同並從合同的履行中獲取利潤是受法律保護的財產權利。不正當干涉該權利,無論是阻止合同的訂立或是干涉合同的履行的行為一般稱為干涉預期經濟利益的侵權行為。” 即在美國法中,第三人侵害債權屬於對優越經濟關係的幹擾這一類型。 [6] 可見,美國也承認債權的不可侵性。
    大陸法系  在傳統民法理論中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與債權的相對性是對立的,又由於大陸法系中物權與債權是區分的,因此對侵害兩者的救濟也是不同的:物權由侵權行為法進行保護,合同的債權由違約損害制度進行保護。如果承認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那麼必然要打破物權與債權的區分,進而可能會動搖大陸法系民事權利體系的基礎。法國民法典是世界上第一部民法典。它的許多制度直接來源於羅馬法,其承認債權的相對性就成為一種必然。事實上法國民法是承認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的。《法國民法典》第1382條規定:“任何行為使他人受損害時,因自己的過失而致行為發生之人對該他人負賠償責任。”這實際上就承認了侵害債權的行為和該行為應當承擔的責任。最先在司法實踐中適用該條款的是1908年RaudnitZ.v.Deouillet一案。法院依據《法國民法典》第1382條判決被告承擔侵權責任,並進一步解釋說:“並非讓被告負違約責任,而是讓其對自己故意的、為自己牟利的准侵權行為負責,正是這種行為導致並致使前一合同被違約。”該經典案例既確定了第1382條在司法實踐中的運用,也正式宣示了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的確立。同時第1383條規定:“任何人不僅因對其行為所引起的損失,而且對因其過失或疏忽所造成的損害,負賠償責任。”
    德國學者們認為,在第三人侵害債權後,債權人可根據《德國民法典》 第826條(即“故意違背善良風俗加害於他人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和第823條(即“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生命、身體、健康、自由、所有權或其他權利者,對於該他人,負賠償因此所生損害之義務。”“違反以保護他人為目的的法律者,負相同的義務。”“如依法律的內容,雖無過失亦可能違反此種法律者,僅在有過失時,始負損害賠償的義務。”)獲得救濟。
    日本民法直接依侵權行為的一般規定,在《日本民法典》第709條 即“因故意或過失,侵害他人權利者,負因此而產生損害的賠償損害。”中確立了債權侵權制度。
    臺灣民法第184條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于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者,推定其有過失。”王澤鑒先生也認為:“須強調的是,否定債權系第184條第一項前段所稱‘權利’,並非表示債權不受侵權行為法的保護。第184條第1項後段關於故意以悖于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負損害賠償責任的規定,仍有適用餘地”。臺灣地區的實踐也是堅持此種觀點,有人認為,“按債權具有不可侵犯性,依故意或過失侵害他人債權者,因應負侵權法上責任,但此以第三人行為對債權之存續或其法律上之效力有直接影響者為限。”可見,債權的不可侵犯性已成為臺灣立法所確定的一項原則。
    其他國家也有相關規定,例如:《瑞士債法典》第41條、《義大利民法典》第2043條、《越南民法典》第609條、《智利民法典》第2314條。
    通過對世界大多數國家的民法典的比較研究,不難看出,大多數法典均給侵害合同債權制度或者說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留有空間。即基本上大多數國家都建立了侵害合同債權制度或承認了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存在的合理性。
 
2 理論探討與認同
2.1 傳統原則的理念基礎
    債之相對性原則最早源于古羅馬法。在傳統的合同法理論中,各國都將債之相對性作為一項重要原則,其理念基礎在於:(1)債之相對性是維護契約自由、意思自治的體現;(2)有利於保護第三人活動的自由、鼓勵第三人交易的發展。適當保存第三人活動的空間和自由是債之相對性的又一價值取向。債之相對性原則將合同效力僅限於債權人和債務人之間,並不及於第三人。同時,由於債不具有公示性,加之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沒有建立起來。因此,第三人不必為自己的行為會承擔不利的法律而擔憂。這樣,第三人活動的空間就增大了。從這個意義上講,債之相對性原則更有利於保護第三人而不是債權人。總之,傳統民法理論堅持債的相對性原則,認為當債權因不可歸責於債務人的原因受損時,債權人不能要求致損的第三人承擔責任。
 
2.2 債之侵權對相對性原則的突破
    債權能否成為侵害對象?學說上眾說紛紜,主要觀點有二:一種認為,債權乃是債之法律關係內容的主導方面,即使存在某種侵害債權的行為,也可以借助債之不履行制度加以認定,故債權不能成為侵害對象;另一種觀點認為,債權既然是一種權利,理當受到法律的保護,並且實踐中也存在侵害債權的行為,故債權可以成為侵害的對象。即債權之不可侵害性來源於權利之不可侵害性。目前,多數學者傾向於後一種觀點。例如,王利民先生在《民法侵權行為法》、孔祥俊先生在《民商法熱點、難點及前沿問題》等著作中都主張債權能成為第三人侵權的客體。債之相對性原則雖然是債法的基礎,但“債權是二維結構的權利,對於債權人的第二維意義,不能當然地認為它具有相對性”。 [7] 所以當第三人惡意侵害債僅,在符合一定條件下,應當保障債權人對第三人的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這也符合民法理論中的利益平衡原則, [8] 使社會利益與個人利益、債務人與債權人、第三人三方主體之間的利益達到最佳的平衡點。
 
2.3 我國確立“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的現實必要性
    在我國,快速發展的經濟已使得民事生活變得紛繁複雜。針對不斷出現的新問題,傳統的債之相對性理念使得對債權人保護不利的情況時有發生。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之所以能被大多數國家採用,其最大的價值在於有力保護了債權人的利益,維護了交易安全。首先,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賦予了債權人向第三人請求損害賠償的權利,某種程度上突破了以債的相對性為基礎的違約救濟理論,更充分的保護了債權人利益。當債權人無法通過債務人獲得應得的補償時,債權人可向第三人要求賠償,從而使權益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其次,“現代財富的重心,已由物權移向債權;人們行為的重要性,也已由物權行為移向債權行為。這樣的社會經濟現實,要求法律和保護的重心,從財產的‘靜的安全’移向財產的‘動的安全’。” [9] 在缺乏以“誠信”為基礎的法律文化底蘊的中國,保護“動的安全”尤為重要。第三,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有利於維護交易的安全,使得處於經濟關係中的當事人可以安全的進行活動,不必擔心因惡性循環的違約行為而產生的利益損失。同時也有利於制止不正當競爭行為。真正開放的市場鼓勵參與者的正當競爭,促進社會的積極的進步。但是惡性競爭將破壞市場的規律性,有害於經濟的發展,並且不利於公平正義理念的建立。最後,該制度的確立還可以減少訴累,避免違約行為的連鎖反應帶來無止境的訴求,提高司法效率。正因為如此,我國法學界絕大多數學者對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的確立表示認同。
 
3 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之合理構建
3.1 表現形態
    第三人侵害債權是指債的當事人之外的第三人故意損害他人債權,致使債權部分或全部無法實現並導致債權人損害的行為。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之構建目的是保護第三人侵害的客體即債權。其具體表現形態,學術界以第三人侵害債權的程度為判斷標準,將其分為直接侵害和間接侵害兩種形態。所謂第三人直接侵害債權,是指第三人的侵害行為直接作用於債權人的債權,導致債權消滅,或使債權的實現受到影響。其具體情形包括:第三人無權處分他人的債權,但擅自加以處分並導致債權的消滅;不是債權人的人作為債權准佔有人接受債務人的清償,使債權消滅。所謂第三人間接侵害債權,是指第三人的侵害行為並非直接作用於債權人的債權,而是通過作用於債務人,使債務人不能履行債務而間接地妨礙債權的實現。其具體情形一般包括:第一,不法引誘債務人違約,即通過勸說、利誘、欺騙等手段誘使債務人違約;第二,第三人與債務人惡意通謀妨害債權實現;第三,直接侵害債務人的財產並造成債務人的履行不能,例如盜竊或破壞標的物、債務履行的基本工具、機器,或者以其他方式致使債務人客觀上不能履行債務,從而損害債權人的債權;第四,侵害債務人的人身,致使債務人客觀上不能履行債務,例如通過非法拘禁、綁架、傷害等方法侵害債務人的人身等,致債務人履行不能,從而害及債權人的債權。
    現行的侵權行為理論公認的保護客體為絕對權,這是因為傳統民法理論堅持債的相對性原則,認為當  債權因不可歸責於債務人的原因受損時,債權人不能要求致損的第三人承擔責任。因此,如何協調債的相對性規則與侵害債權制度之間的關係,便成為第三人侵害債權制度之構建應滿足的現實要求,其構成要件的合理構建是關鍵。
 
3.2 構成要件
    第三人侵害債權本質上仍是一種侵權行為,但由於債權不同於物權,因此侵害債權不同於一般侵權,其構成要件為:1、侵權主體為合同以外的第三人。此處所說的第三人,不是指合同關係中的第三人( 如保險合同中的受益人),而是指合同當事人之外的第三人。2、須有合法合同或者說合法債權之存在。任何侵權行為的客體必須是已合法存在的權利。因此,第三人侵害債權必須以合同債權的存在為前提,而且此合同債權須為合法。3、須有侵害行為,包括直接侵權行為和間接侵權行為。4、第三人有侵害債權的故意。侵害債權的故意是指第三人明知有合同債權的存在,仍然實施以侵害債權為目的的行為。5、必須存在第三人的行為對債權人的債權所造成的損害。第三人的行為必須造成了一定的損害後果,即客觀上侵害了債權人的債權。6、須債權受到侵害的後果與第三人侵害之間有因果關係。第三人侵害債權作為一種侵權行為,它也要求債權損害後果與第三人實施的侵害行為之間有因果關係。
 
3.3 責任承擔
    第三人侵害債權作為一種侵權行為,自然應產生侵權責任,責任主體當屬第三人無疑。問題在於:如果債權人以侵害債權起訴,第三人承擔了侵權責任,債務人應否承擔違約責任呢?此時,債務人的責任應視不同情況而定。如果不法侵害人勸誘債務人不履行債務,該第三人和債務人應同時負擔損害後果,這時第三人的責任屬侵權責任,債務人的責任屬違約責任。雖然責任屬性不同,但賠償目的相同。如果債務人對第三人侵害債權並無過錯,則不發生債務人的違約責任或債的不履行責任,而由第三人直接向債權人承擔侵權法上的責任 [10] (P99-100)。但是根據《合同法》的立法精神,債務人承擔違約責任的歸則原則采嚴格的無過錯責任原則,即無論債務人對債務不履行是否有過錯,均要承擔違約責任,即便是由於第三人的故意行為使債務人不履行債務亦不能使其免除責任,除非其具備法定或約定的免責事由或是屬法律特別規定適用過錯責任原則的情形。此時債務人和第三人構成事實上的連帶責任,但這種連帶責任有別於共同侵權人或共同違約人的連帶責任,而屬學理上所稱的“不真正連帶責任”。換言之,在發生不真正連帶責任的情況下,債權人原則上可以要求債務人向自己承擔違約責任,也可以要求第三人向自己承擔侵權責任,但只能在兩種責任中擇一行使。如果債權人已從第三人處獲得了全部賠償,即不得向債務人再為請求,否則,債權人將獲得雙倍給付,而有違民法的公平原則。應該注意:如果債權人的債權損失是因為第三人與債務人的惡意通謀所致,例如第三人與債務人惡意串通隱匿財產、設置財產擔保,損害債權的,第三人應與債務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因為此時二者之間由於共同的意思聯絡使其行為已經構成一個侵害債權的整體行為,自然應基於雙方的共同過錯向債權人承擔共同侵權的連帶責任。
第   1   2 
 
上一条:2008年第1期:試論債權轉讓通知的主體
下一条:2008年第1期:我國行政復議制度之正當性因素分析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