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試論債權轉讓通知的主體
 
 

2008年第1期:試論債權轉讓通知的主體

时间:2016-08-02 02:43:00

 

試論債權轉讓通知的主體
林美冷    王倩萍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0031)
 
【摘  要】我國《合同法》對於債權轉讓通知的主體只規定了委員債權人即債權轉讓合同中的出讓方。但是此種規定在理論上存在著其無法解決的問題,在實踐中也無法較好處理當事人之間的糾紛。本文介紹了債權轉讓主體問題的各國立法例及我國學界對之的探討,並通過實際的案例進行分析,從而給出筆者在此問題的觀點。
【關鍵字】債權轉讓  受讓人  受讓人通知
 
The Study of the Person of the Cession of Credit Notification
Meileng Lin  Qianping Wang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Chongqing  400031, China)
Abstract:Our national Contract Law regulate that only the creditor could notify debtor about that the creditor’s right have been transfer to another people. But this rule doesn’t suit the normal situation.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will analyses and compares the legislation of the countries in relation to this problem: and advances suggestion on how to perfect the correlated legislation of our country.
Key words:The cession of creditor’s right  Cessionary  The notification of cessionary
 
    檢索有關債權讓與的論文,可以發現大部分的文章都把焦點放在債權讓與的理論構架層面,如債權讓與的成立、效力等等。而現實操作中具有重大意義的通知問題,卻未被重視。學者們可能覺得此問題較為簡單,無需花費過多的時間進行研究。但是,在債權讓與的對外效力上,或者說債權讓與的最終目的上,是要債務人對受讓債權人(以下將簡稱為受讓人)履行債務,而這卻取決於債權讓與的事實是否通知了債務人。而根據我國《合同法》的規定,債券讓與若沒有通知債務人,則對債務人不產生效力。這樣就會產生如此的困境,即債權讓與在債權讓與人(以下將簡稱為讓與人)與受讓人之間產生效力,而在受讓人與債務人之間不生效力。這事實上否定了整個債權讓與行為,進而影響到債權讓與的制度價值。因此,從此意義上講,通知是整個債權讓與制度的核心所在,並非一個不值得關注的問題。
    本文將在從債權讓與通知的主體與債權讓與統治的方式兩個方面對債權讓與通知問題進行嘗試性的探討。
 
1 理論綜述
    債權讓與通知的主體問題,即為“誰”進行通知和應該向“誰”為通知。換言之,通知的主體,一為義務人,發通知者,即由誰向相對人告知債權讓與的事實;二為相對人,受通知者,即義務人把債權讓與的事實向誰告知。
    關於確定相對人的問題,應該是沒有疑問。但債務人應該根據不同場合具體法律關係的性質加以判斷。其一,不可分債務場合,須向不可分債務人全體進行通知。其二,連帶債務場合,亦須向全體債務人通知。其三,(一般)保證債務場合,向主債務人做了通知,即可以此對抗保證人(報紙債務的附從性)。 [1]
    既然債權讓與是在讓與人與受讓人之間達成的,彼此間就不存在通知問題,唯一需要從他們那裏得到此事實的就為與債權有利益相關性的債務人。因此,本文所探討的債權讓與通知的主體是針對義務人進行的。
    對於此問題,國外有諸多不同的立法例,而我國的學者彼此間也是爭論不休。
 
1.1 外國立法
1.1.1 讓與人通知的立法例。採取此種立法例的國家有中國、日本等。日本民法對於此問題的規定體現在日本民法第467條。依日本通說,如果允許受讓人為讓與通知,難免有虛假通知頻發的危險。日本判例上,亦不許受讓人代位讓與人為讓與通知。惟以為受讓人的利益,對讓與人認有向債務人為通知的義務。 [2] 另外,俄羅斯也是規定由讓與人通知,還要求受讓人應出示相關債權轉移的證據。俄羅斯聯邦民法典第385條第1款規定,債務人在受讓人出示證明債權轉移的證據之前,有權拒絕履行債務。因此,僅有通知,不能出示權利證據的,債務人仍有權拒絕履行債務。顯然,俄羅斯的此種立法規定,顯然傾向於保護債務人。
 
1.1.2 受讓人通知的立法例。採取此種立法例的國家有法國、義大利。自16世紀以來,法國的觀點都是,如果受讓人起訴債務人,他必須證明他已向債務人出示了關於讓與的檔,或已通過法院人員正式向債務人送達了該檔。由此可知受讓人只有在發出正式通知以後,才可稱成為債權人。 [3] 這一規則已體現在法國民法典中,該法典第1690條第1款規定,受讓人,僅依其向債務人進行有關轉讓的通知,始對第三人發生佔有權利的效力。
 
1.1.3 讓與人或受讓人通知的立法例。採取此種立法例的國家和地區有瑞士、德國和我國的臺灣省。由於瑞士、臺灣省的立法均為仿效德國法,所以,我們只分析德國立法。德國民法典第409條規定:1、讓與人已將債權的讓與通知債務人時,即使未為讓與或者讓與無效,讓與人仍應對債務人承受其已通知讓與的效力。2、讓與人已向讓與證書中指名的受讓人開具讓與證書,而受讓人向債務人提示此一證書者,應視為與讓與通知有相同效力。同法第410條規定,1、(1)債務人僅在向其交付讓與人為讓與而開具的證書時,始對受讓人負有給付的義務。(2)受讓人不提示上述證書而為通知或催告,而債務人以此為理由立即拒絕時,其通知或催告為無效。2、在讓與人已將讓與以書面通知債務人時,不適用前款規定。
 
1.2 我國學者的不同觀點     
    我國法學界對受讓人能否作為債權讓與通知的主體存在兩種不同觀點。
 
1.2.1 否定說
    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為:第一,債權讓與契約的性質是債權合同,受讓人通知債務人才能發生標的債權的移轉。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的要求,債權讓與契約僅在讓與人與受讓人之間發生法律效力,不及於作為第三人的債務人。第二,是保護債務人原則的要求。和其他合同一樣,債權讓與契約一般對外是不公開的,債務人無從得知債權讓與契約的內容和情況(包括受讓人的身份)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受讓人可通知受讓人,要求債務人清償債務,無疑將加大債務人的風險負擔——債權讓與契約可能因瑕疵被認定為無效或被撤銷,債務人向受讓人“清償”未能產生消滅債務的結果,對讓與人仍負有債務,這對債務人不公平。 [4] 第三,從《合同法》立法背景分析。綜觀《合同法》的立法過程,在最早的《合同法專家建議稿》中,對受讓人的通知進行了規定,其第80條第1款規定:“債權人讓與債權,經讓與人或受讓人通知債務人,即對債務人生效,但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從其行文來看,較多的借鑒了我國臺灣地區“民法”的相關規定,允許讓與人和受讓人都可以進行通知,但從解釋上應當認為這兩種通知的效力並不相同,債務人根據受讓人的通知向受讓人進行履行,則其要承受一定的風險。但是,在以後的各草案以及最終的立法中,都刪去了這一規定,可見,立法者的本意是認為受讓人無權進行這種通知的。因此,即便受讓人進行了通知,也不能使債權讓與協議發生拘束債務人的效力。
 
1.2.2 肯定說
    持這種觀點的人認為: 第一、《合同法》沒有對受讓人作為債權讓與通知的主體加以限制,按照民事法律規範的一般遵循規則,沒有禁止就是可以的: 而行政法律規範則相反,沒有規定就是限制的——這種理解有點牽強。第二、參考大陸法系主要國家大多數採用讓與人和受讓人都可以通知債務人的立法例,我國應對《合同法》第八十條作目的性擴張解釋。 [5]
 
2 實務概述
    債權轉讓通知的主體問題不僅在理論上爭論不休,在司法實務中,也因為堅持不同的觀點而使判決結果迥然不同。以下將一個案例對此點進行論證。
 
2.1 案情介紹:
    1999年4月9日,開心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開心公司)與張大雲訂立了一份《商業用房購銷合同》。合同約定房屋總額為42.02萬元。張大雲向開心公司預付購房定金10萬元。5月3日,開心公司與廣德工程處簽訂《訂房協定》,約定開心公司將部分房屋(包括已售予張大雲的房屋)按對外銷售價抵廣德工程處工程款,廣德工程處也可轉售他人,售房餘款由廣德工程處收取。10月,開心公司交付房屋給張大雲。廣德工程處向張大雲主張售房餘款,張大雲先未同意付款,後廣德工程處向張大雲出示與開心公司簽訂的《訂房協定》,張大雲閱知後陸續向廣德工程處支付部分房款,至2000年6月23日共付24.7萬元。2000年8月14日,開心公司向法院起訴,主張張大雲除支付10萬元購房定金外,未向開心公司支付剩餘房款,構成違約,請求依據原協議中約定的違約責任條款,判令張大雲返還開心公司所售之房屋,並賠償損失。 [6]
 
2.2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開心公司與張大雲在《商業用房購銷合同》中未約定由張大雲付款給廣德工程處,不發生開心公司通知張大雲債權轉移的法定事由。張大雲主張債權轉移證據不足,其未經開心公司同意付款給廣德工程處,由此產生的後果應自己承擔。張大雲拒絕向開心公司付購房款構成違約,張大雲也未實際取得房屋產權,開心公司請求依約收回房屋應予支持。開心公司與張大雲訂立的合同約定與廣德工程處有關的事項,對糾紛發生亦有一定責任。依據合同法有關規定,一審法院判決:張大雲返還開心公司交予其的房屋,開心公司返還張大雲交付的定金10萬元;駁回開心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張大雲不服一審判決,以其購房付款對象已由開心公司轉移至廣德工程處,原判侵害其合法房屋所有權為由提出上訴,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駁回開心公司的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認為,合同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本案根據張大雲、開心公司、廣德工程處分別先後簽訂的《商業用房購銷合同》、《訂房協議》中約定的實質內容及當事人相關行為,開心公司已將其受領張大雲剩餘購房款的權利轉讓給廣德工程處,其與廣德工程處之間構成債權讓與。開心公司雖未依法向張大雲通知,但張大雲在實際得知後已自願接受並向廣德工程處履行付款義務,其履行行為合法有效,無需再征得開心公司同意。開心公司主張張大雲對廣德工程處的履行行為無效沒有法律依據,其主張張大雲構成違約與事實不符。上訴人上訴理由成立。二審法院依據有關法律規定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原告開心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3 觀點
    筆者以為,德國法的做法,我國立法可以借鑒,即受讓人通知也對債務人發生效力。理由是: 一、受讓人也有通知的能力。誰可以通知債務人呢? 自然是債權讓與的當事人,即讓與人和受讓人,因為只他們知道債權讓與的事實,都有通知的能力。由於通知的作用不過是,讓債務人知道債權讓與的事實,從而向受讓人履行義務。因此,從本質上說,債務人知道債權讓與的事實,無論是讓與人,還是受讓人的通知,都沒有實質性差別。更何況,出於自利,受讓人更願意將債權讓與的事實儘快通知債務人。二、如果讓與人怠於履行或者不能履行其通知義務的,允許受讓人通知,將促其積極行使權利,維護其利益,而不是只能消極等待。三、降低交易成本,防止糾紛。即使沒有讓與人通知,債權讓與對內有效,對外不生效力,這與債權讓與無效有何區別? 與其使之無效,不如使之有效。因此,確認受讓人的通知與讓與人通知有同一效力,可以確保債權讓與時,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均能發生當事人期待的法律效力。四、書面通知或出示讓與證書的要求也能保證交易安全。五、受讓人通知源於羅馬法。羅馬法認為,只要債權受讓人把債權讓與的事實通知債務人,債務人就有義務向受讓人清償債務,如債務人仍向讓與人清償,就不能解除其債務。
    此外,雖然通知行為的法律後果是由法律直接規定的,但是行為人通常必須具備行為能力,因為無論如何,表示人掌握著是否使這些法律後果發生的主動權。 [7] 因此,如果通知人系無行為能力人、限制行為能力人,其通知不生效力,應由其法定代理人或監護人為通知。在讓與人死亡時,其繼承人通知應有同一效力。
    在債務人知道已發生債與讓與的事實情況下,應否通知? 我國立法未作規定。各國立法不一樣,有的國家立法不能免除。法國的判例認為,債務人不得以知情債權讓與為理由,他徑行向受讓人清償債務,並以此為依據對抗讓與人。 [8] 而有的正好相反,可以免除通知的義務。義大利民法典第1264條第2款規定,如果受讓人證明該債務人知道轉讓的發生,則即使在接到通知之前,向轉讓人進行給付的債務人並不被解除債務。筆者以為,可采義大利的做法。通知的目的是告知債權讓與的事實,既已知道,沒有必要告知。但發生糾紛時,應由受讓人舉證證明免予通知的事實。
 
 
 
(責任編輯:梅  傑)



[1] 韓世遠:合同法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561.
[2] 韓世遠:合同法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560.
[3] [意]彭梵得:羅馬法教科書[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2,121.
[4] 尹飛:債權讓與通知的主體及效力[BO /OL ],中國民商法律網2003年7月5日,原載判解研究,2002(3).
[5] 崔建遠:合同法(第三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176.
[6] 馬串蓮:未經債權讓與通知,得知債權讓與事實後——債務人能否自願向債權受讓人清償債務[N],人民法院報,2002-5-30.
[7] [德]梅迪庫存斯:德國民法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159.
[8] 馮大同:國際商法[M],北京:對外貿易大學出版社,1991,165.
 
上一条:2008年第1期:論法官裁量權的正當性
下一条:2008年第1期:對第三人侵害債權的思考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