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西政法文化博物...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筹备...
西藏大学Tse...
“创新驱动发展...
科普简报第5期
全国科技活动周...
河南省高院专委...
法文化博物馆迎...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二戰期間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重慶的立法評析
 
 

2008年第1期:二戰期間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重慶的立法評析

时间:2016-08-02 02:43:00

 

二戰期間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重慶的立法評析
李鎬秀(韓)
(重慶大學,重慶,中國  400044)
 
【摘  要】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於1919年在上海成立,在中國經歷了27年的臨時政府於1945年從重慶回到了韓國。在這段時期經歷了艱苦的抗日鬥爭,統轄國內外的獨立運動,成為了韓國民族獨立運動的軸心。臨時政府在重慶創建了韓國光復軍,實施第4次改憲和第5次改憲以及《大韓民國臨時議政院法》的改革,並制定了《大韓民國建國綱領》。本論文通過分析臨時政府在重慶時期的立法及其立法內容,再次確認了自臨時政府時期到至今的大韓民國法的正統性。
【關鍵字】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立法  正統性
 
Analyzing the Legislation Which was Made by the Provisional Government of Korea in Chongqing
Haoxiu Li(ROK)
(Chong Qing University,Chong Qing  400044,China)
Abstract:After 27 years, The Provisional Government of Korea which was established in Shanghai in 1919, returned to its homeland from Chongqing China in 1945. During that hard period, it suffered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and unified the independence movements at home and abroad, becoming the main strength of The National Independence Movement in Korea.The Provisional government in Chongqing created the Army of Reoccupation, carried out the 4th and the 5th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revised “The Temporary Constitution of Korea”, and created “The General Program of Korea”.In this paper, through analyzing the process and the content of legislation which was made by the Provisional Government in Chongqing, the author reconfirmed the legitimacy of constitution in Korea since the Provisional Government till now.
Key words: Provisional government the Republic of KOREA  Legislation  Legitimacy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繼承了向全世界宣言的“大韓民國是獨立自主國,大韓人民是自主人民”的3.1運動的獨立自主精神。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於1919年在上海成立 (以下簡稱臨時政府),在中國經歷了27年的臨時政府時期後於1945年從重慶回到了韓國。在這段時期經歷了艱苦的抗日鬥爭,統轄國內外的獨立運動,成了韓國民族獨立運動的軸心。臨時政府不僅為君主國家轉變為自由民主共和國政府制度上提供了歷史舞臺,而且成為維持一個民族精神的、實質的大本營,同時保持了法的正統地位。
 
    臨時政府是韓國人民民族精神和獨立運動的結晶。為了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由國內外具有民族獨立意志和團結信念的人組成的自由民主的共和國政府,理所當然的是包含當時國內外各界人才的正統政府。
 
    臨時政府在上海設立的初期(1919-1932)便形成了基礎,在經歷左右翼的對立等內部糾紛及艱苦的移動時期(1932-1940),依然保持了政府的職能和法的正統性。臨時政府遷至重慶的發展時期(1940-1945),擴大發展了政府的職能。它不僅是最大的代表機關,而且是履行義務的執行機關。
 
    儘管臨時政府在重慶滯留期間只有短暫的5年,但在韓國獨立運動史上卻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線的擴大,日本帝國主的敗亡速度也加快了。臨時政府為了符合戰時情勢,為了爭取自主獨立,決定擴大並強化臨時政府的職能,積極展開了政治、軍事、外交、宣戰等各種光復活動。
 
    基於建立直轄武裝軍隊的強烈願望,在重慶的臨時政府由創建了韓國光復軍,光復軍進行了一系列的軍事戰略活動,一方面計畫祖國光復事業的國內自主戰略,另一方面光復軍作為聯合軍的一員,直接投入印度、緬甸等抗日戰爭與日軍直接交戰。
 
    隨著左右黨派的合作,臨時政府名副其實成為統一政府,政府職能大大被強化。為了實現光復祖國的最終目的,臨時政府實行了以下改革,一是擴大議政院的議會活動範圍,二是實施第4次改憲和第5次改憲以及《大韓民國臨時議政院法》的改革。最終所有黨派合議通過了光復政策,這一光復政策也成為了民主代議政治的基礎。
 
    大韓民國光復後臨時政府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其作為建國主導勢力,制定並宣佈了三均主義為基礎的大韓民國建國綱領。臨時政府制定了指導理念,集中獨立運動力量,為以後建立新民主國家提出了具體方針。本論文通過分析重慶時期臨時政府的立法及其內容,再次確認了自臨時政府時期到至今的大韓民國法的正統性。
 
1 臨時政府的立法過程及其歷史意義
    臨時政府在其發展的歷程中經歷過輝煌,也遭遇過挫折。在內外諸多因素的影響和制約下,根據時勢的變遷和自身的狀況曾六次制定或修改憲法,以及改革政府制度。
 
    1919年4月10日,韓國臨時議政院舉行第一次會議,定國號為“大韓民國”,政府實行內閣制,以國務總理為政府首腦,並通過了共10條的《大韓民國臨時憲章》。該臨時憲章內容雖然不完善,卻奠定了大韓民國民主共和制的政治基礎。同時期還頒佈了《大韓民國臨時議政院法》。之後臨時政府進行的多次改憲和臨時議政院法的修改始終都是堅持共和政體的基礎上進行,是對共和政體的修改和完善。同年12月18日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又頒佈了《大韓民國陸軍臨時軍制》、《大韓民國陸軍臨時軍區制》、《臨時陸軍武官學校條例》。雖然臨時政府成立初期並沒有實現臨時軍制,但這一直是臨時政府軍事政策的骨架和基礎。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其設立初期便頒佈多項法令,為臨時政府的設立奠定了政治及法律上依據。這一時期頒佈的法令不僅為臨時政府的發展和將來的修改提供了基礎,而且是對數千年封建專制政治體制的一次革命性的大轉變,其重大意義不言而喻。
 
    1919年9月進行的臨時政府第一次改憲,是為統一上海、漢城(現今的首都)、符拉迪沃斯托克三個臨時政府而進行。這次改憲參照漢城臨時政府的模式,將原來的內閣制改為總統制,順利實現了幾個臨時政府的統一。在此次修改中將臨時憲章擴充為臨時憲法,內設綱領、人民權利與義務、臨時總統、臨時議政院、國務院、法院、財政、補則共八章58條。形成了一部比較系統化的資產階級國家大法。儘管這部憲法規定了不少內容,臨時政府在流亡期間是根本無法實施的,但他卻反映了臨時政府的領袖們對於建立資產階級民主共和國的嚮往和理想。
 
    20世紀20年代,臨時政府的發展進入低潮。其基本原因是韓國反日獨立運動內部的派系鬥爭。1925年3月臨時議政院通過了“臨時總統李承晚審判書”,依法罷免了李承晚總統的職務。並選舉反日獨立運動的著名領袖朴殷植為臨時總統,重組內閣。朴殷植以改憲為就任目標,在同年3月30日臨時議政院第13屆會議通過了朴殷植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共六章35條。此次改憲針對總統制實行以來產生了種種弊端,以“國務領制”取代“總統制”,試圖通過這次改革將政府的權利集中於國務會儀。另一重要改動是,將原憲法中有關人民權利義務以及法院等當時還無法付之實施的條文刪除,將司法權和行政權合併,並增加了有關韓國光復運動等富於實際意義的內容。此次改憲相較於第一次改憲更具務實特色。
 
    然而,這次改憲仍未能使臨時政府走出困境,其派系爭鬥依然在繼續存在,重組內閣依然困難重重。1926年12月,金九出任國務領,並組建第九屆臨時政府。其時,中國國民革命所實行的“黨國政治”給了臨時政府領導深刻的啟示。臨時政府認識到沒有一個堅強有力的政黨,就不能形成政府的領導核心。國民政府實行的民主集中制的領導體制,也很自然地成為臨時政府學習的榜樣。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以金九為核心的臨時政府領導們進行了第三次改憲。1927年4月11日,頒佈改憲並實施,內列總綱、臨時議政院、臨時政府、會計、補則共五章50條。這次改憲表達了對政黨政治的期待和其過度趨向。第三次修改的憲法規定如果獨立運動者建立了團結一致的黨,則黨具有國家最高權利。將“國務領制”修改為“國務委員制”,任何國務委員的權利和責任都是平等的。並且由國務委員輪流擔任國家主席。還規定國家的權利在於臨時議政院,加強了臨時議政院對政府的制約作用。儘管此次憲法所建立的政治體制是一個比較鬆散的機制,對韓國反日獨立運動的領導和駕馭能力並不是特別有力,但從總體上而言,這個機制還是較好地適應了處在低潮時期群龍無首的臨時政府的需要,使臨時政府克服了前進道路上所遇到的種種危機。因此,此次修改的憲法施行14年之久。
 
    1937年7月爆發的中日全面戰爭,為韓國反日獨立運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契機。隨著戰局局勢的發展變化,中國國民政府決定戰略西遷,臨時政府也開始了戰略基地的大遷移,途經南京、鎮江、長沙、廣州、柳州、綦江,最後於1940年9月來到中國戰時陪都重慶,直到1945年抗戰勝利。
 
    1940年5月,首先實現了韓國獨立黨、韓國國民黨和朝鮮革命黨三黨的合併,創建了新的執政黨——“韓國獨立黨”,其統治基礎亦隨之所擴充。隨即進行了第四次改憲。此時的局勢以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為了政治體制能適應戰時韓國反日獨立運動事業蓬勃發展的需要,1940年10月8日臨時議政院第32次會議在重慶通過了《大韓民國臨時約憲》。此次修憲內列總綱、臨時議政院、臨時政府、會計、補則共五章42條。
 
    1941年,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韓國獨立運動的前景逐漸明朗,臨時政府為了早日實現韓國獨立複國,開始制定“大韓民國建國綱領”。1941年3月,臨時政府發表宣言,提出了制定建國綱領的八項原則。11月28日,正式公佈建國綱領,分列總綱、複國、建國三部分。該綱領汲取了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思想、歐美的三權分立制度和蘇俄社會主義學說,並結合近代韓國的改革開化思想,反映了韓國民族主義者的資產階級共和國觀。建國綱領的制定,為建立一個獨立、自由的新國家提供了依據。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對在華的韓國臨時政府不予承認,反而在韓國國內扶植李承晚等親美勢力,排擠在華為韓國獨立奮鬥幾十年之久的臨時政府成員。因而該綱領最後未能在韓國實施。即使這樣,通過分析建國綱領,可以進一步明晰臨時政府的性質,瞭解臨時政府所奉行的方針政策。
 
    1944年4月,韓國臨時議政院第36屆會議進而修訂通過了“臨時憲章”。憲章共分總綱、人民權利及義務、臨時議政院、臨時政府、審判院、會計、補則等七章62條。新憲章在“大韓民國建國綱領”的基礎上產生。因此在法理上更加完備,在形式上更加齊正。並規定了韓國獨立後的國家性質和社會制度、臨時政府的生產程式、國家法律的基本原則和程式等,勾畫了未來“民主共和國”的基本框架,對於韓國日後的建國具有深遠的意義。
 
    臨時政府在中國長達近27年的歷程中,經歷了從國務總理制、總統制、國務領制、國務委員制、主席制、主席副主席制等六次重要的變化。這些變化適應了臨時政府的戰鬥和生存需要,揭示了領袖們為了韓國的獨立複國而奮鬥的歷史軌跡。
 
2 《大韓民國臨時憲法》的主要內容
2.1 第四次改憲
    臨時政府遷移到重慶之前,臨時憲法是以國務委員為中心的集團指導體。其組織的國務委員依國務會議決議統領國務的體制,政府沒有主席,國務委員中互選主席一名,但主席的職權只是支持會議並無實質性的許可權。隨著抗戰的發展,為符合戰時單一指導體制的要求,進行新憲法改政是很有必要的。隨著金九領導力的加強臨時政府的行政地位的逐漸上升,於1940年10月9日制定並公佈了主席指導體制的新憲法。
 
    新改政的臨時憲法沒有專文,共5章42條,第一章總綱、第二章臨時議政院、第三章臨時政府、第四章會計、第五章補則等。比第三次改憲案減少了8條,但結構上基本沒有變動,仍繼承了憲法的正統性。
 
    第一章總綱,共有3條。其主要內容是大韓民國的主權歸國民,人民一切平等,在法律範圍內享有自由和權利。有維護祖國光復、社會改革、遵守憲法及法令、服兵役和納稅的義務。刪除了以前憲法第一條中的“民主共和國”,而“國權”變更為“主權”。刪除了第二條中“國家最高權利在於臨時議政院”的條文。這是中日戰爭時期賦予主席最高許可權,明確非常時局職任的意志。但這並非剝奪臨時議政院的基本許可權,而是起到了擔當戰時內閣後援的作用。
 
    第二章臨時議政院,共有19條。其主要內容是臨時議政院議員的選舉方式、議員資格與人數、選舉與被選舉的年齡、議政員的職權與限期、法律案的議決、審查及預算決算、議員決定方式、議院對政府的質疑權、議員的懲戒等作了規定。刪除了舊法常任委員會的組織和許可權,並選舉國務委員會主席及國務委員,還規定了在瀆職、違法、內亂、外亂等情形下可以免職。這有利於牽制主席及國務委員的獨行,有利於維持民主主義政治體制。
 
    第三章臨時政府,共有15條。主要有國務委員會主席及國務委員的組織、國務委員會的決議和執行、必要的命令和規定的發佈、主席和國務委員的職權及任期、議政員的出席及發言權,以及有關行政各部門的設立等作了規定。這次修改之憲法最顯著之處是擴大了國務委員會主席之職權。對此規定了10項,即召集國務委員會、召開國務委員會時擔任主席、代表臨時政府、總監國軍,以及以國務委員之副署公佈法律、發佈命令、必要時發佈停止政府各部之命令、發佈緊急命令、接受國書、特赦政治犯、國務委員會議中可否同數時表決之權。這些職權之規定為以前的憲法所未有。為適應戰時需要臨時議政院在進行第四次改憲時,決定將國務委員制改為“主席制”,強化政府職能和擴大國務委員會主席職權。臨時政府經過改組,金九當選為主席。這之後臨時政府逐漸擴大、成為名副其實的臨時政府。國務委員會主席權力之擴大,使之對內為行政首長得以代表政府,對外為國家元首足以代表國家,在軍事上是國家最統帥,享有指揮軍隊的權力。第五次修改的憲法從內容上將“國務會議”改稱為“國務委員會”,刪除了國務委員缺席2個月時將被解任的規定,並新設主席制度,賦予去其強有力的領導職權,同時大大強化國務委員會職權,包括主席總監國軍,以及對外可代表政府,可召集決議建國方案和光復運動方略的國務委員會,必要時可發佈停止行政各部門的命令、緊急命令以便能應付對外非常時期的大權。
 
    第四章會計,共3條。其主要內容是租稅和稅率的法律,稅入和稅出的預算,對國債和其他國庫負債的議政院的議決與承認。會計檢察院的會計檢查等。第五章補則,共2條。規定了改正憲法的方法和改正憲法實行的日期。
 
2.2 第五次改憲
    1944年4月20日臨時議政院第36屆議會進行第5次修訂憲法,於4月22日頒佈修訂之新憲法——“大韓民國臨時憲章”,共7章62條。第一章總綱、第二章人民的權利與義務、第三章臨時議政院、第四章臨時政府、第五章審判院、第六章會計、第七章補則等。與前幾部憲法相比該憲法可以說是最宏博,最有條理的憲法典。
 
    臨時議政院第36屆會議指出:“這次修改頒佈的臨時憲章,是確保獨立運動者的領導地位和採用最進步的民主權為原則而加以修改的。這不僅適合於目前我們獨立運動的實際要求,更加適合於我民族建設新民主國家的理想。這也即是在前後兩次會議中所得到的最重要的成就。這個憲章無疑是我三千萬民族一切行動的最高準則。”同年4月24日,韓國獨立黨、朝鮮民族革命黨、朝鮮民族解放同盟、朝鮮無政府主義者總同盟聯合發表宣言,鄭重宣佈:“我們四黨確認這次修正的臨時憲章為全民族行動之最高準繩,我們當率先遵守奉行之。”改正的臨時憲法添加了新制定的專文部分,表明了“繼承3.1革命精神,建立臨時議政院和臨時政府”的本旨,肯定了樹立大韓民國意義。
 
    第一章總綱,共4個條。第一條重新添加了1940年由第4次改憲中刪除過的“民主共和國”國體標誌,還規定大韓民國的人民原則上是韓國民族的人民。
 
    第二章添加了人民的權利與義務一章。人民的權利與義務在前幾個憲法的基礎上有所擴大,增加了人民依法就學、就業及撫養之權利。又非依法律拒收財產之徵收、沒收或抽稅之權利,有光復祖國、復興民族、保衛民主政治、遵守憲章及法律之義務。第八條明文規定了光復運動者的概念為“光復運動者是以光復運動為唯一職業而努力或間接對光復事業有精力或物力的實踐貢獻者。但對光復運動者有加害行為時,撤銷光復運動者的資格”。這是對光復運動獻身的獨立運動者政治性的名分,也是臨時政府在面對獨立戰爭,聚集民主力量的必要措施。
 
    第三章臨時議政院之職權,較之前幾個憲法大為增加,共有7條。即審查議員當選證書、處理議員辭職、議決議員或政府提出的法律案件,以及議決關於租稅稅率、國債及其它有關國庫負擔事項,議決國家預算、決算及預算超過或算外支出事項,選舉國務委員會主席、副主席及國務委員,對外締結條約、宣戰和媾和。臨時議政院議員的被選舉權的年齡從23歲提高到25歲。為了紀念立憲節,定期議會的召開時期由每年10月改到每年4月11日。
第   1   2   3 
 
上一条:2008年第1期:英美法系“同一罪”標準評析及與大陸法系同一性判定標準之比較
下一条:2008年第1期:論法官裁量權的正當性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