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重庆大学机械学...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4全国科... [图]
2015年重庆... [图]
西南政法大学法... [图]
重庆市丰都县双... [图]
中国博协博物馆...
张培田老师新收... [图]
法文化博物馆新... [图]
热烈庆祝西南政... [图]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正义与法 - 电子版 - 2008年第1期:南澳“萬世流芳”碑析
 
 

2008年第1期:南澳“萬世流芳”碑析

时间:2016-08-02 02:43:00

 

南澳“萬世流芳”碑析
------從法文化視角展開------
張培田
(西南政法大學,重慶,中國  400031)
 
【摘  要】廣東省南澳島上明清總兵府遺址出土石碑銘文,記載當地殺溺女嬰以及防止殺溺女嬰措施。揭露和批判了當時殺溺女嬰的愚蠢和殘酷,反應出當時官紳認識。對今天及今後人們克服重男輕女,保護女嬰,具有十分重要的啟迪和教育意義。
【關鍵字】廣東南澳  法文化  女嬰保護
 
The Monument of “Leave a Good Name for a Hundred Generations” In Nan’ao Island
-----Wage from the law culture visual angle----
Peitian Zhang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Chongqing  400031,China)
Abstract: The command House sites In Nan’ao island of Guangdong Province unearthed some stone inscriptions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records killing and drowning baby gippprl,as well as measures to prevent the killing and drowning baby girl in the locality.Expose and criticize the stupid and cruel of killing and drowning baby girl,and the reaction was bureaucrat awareness.For today and the future of the people overcome the feudal idea of regarding men as superior to women,protect the baby girl,has a very important meaning in educational and enlightening.
Key words: Nan’ao island of Guangdong Province   The law culture   The protection of baby girl
 
導言
1南澳及“萬世流芳”碑的來歷
1.1 南澳建制概況  南澳地處廣東省潮汕地區,位於粵、閩、台三省海面交叉點, 是一個與陸地隔海分離,占地面積112.4公里的海島縣。該縣以南澳島為主,下轄南澎列島、勒門列島共23個海島,常住人口7.2萬。
    據出土文物和考古發現披露,早在距今8000千年前,南澳諸島就有人類生活。 [1] 夏商時,南澳隸屬南越,西周至春秋時屬楊越,戰國時一度歸屬百粵,秦漢時則轄於揭陽。南晉時期,南澳先後分屬於南康郡揭陽、東官郡揭陽、綏安縣和海陽縣。進入隋朝時期,南澳地方先後為循州義安縣、潮州海陽縣以及義安郡海陽縣管轄。至唐代,南澳歸屬潮陽郡(潮州)海陽縣,經南漢到宋,相沿未革。元代時,南澳改屬潮州路海陽縣管轄。明成化十四年(1478),南澳劃為潮州府饒平縣信寧都轄地。
    南澳正式劃為有建制的地方,是在明萬曆三年(1575)年以後。為鞏固戚繼光、俞大猷聯軍剿滅賊寇,收復南澳的成果,當時朝廷採納福建巡撫劉堯誨會同兩廣總督殷正茂奏請,為有效消除倭賊交通為患,使南澳“爭之則我據為勝”,以防南澳“棄之則寇得所憑”,下詔專設“閩粵南澳鎮”,設“協守漳潮等處專駐南澳副總兵”,率軍進駐南澳島上駐防。 [2] 在軍事上,常住副總兵及其軍隊,“受兩省總兵節制,又制兩省之兵”。南澳副總兵可以調遣廣東沿海澄海、饒平、柘林、達濠、海門、靜海乃至碣石,以及福建沿海東山、懸鐘等地的水師。鑒於南澳諸島對於閩粵海防的重要性,自清代康熙年間(1685)起,中央政權將南澳升設總兵,“移廈門鎮總兵官並左、中、右三營駐南澳”,更不斷擴大南澳總兵派兵防守臺灣、澎湖及淡水等地職權。
    不過在明代,當時南澳全島行政事務,由閩粵兩省共管。島上隆澳及深澳兩地,劃歸廣營,屬廣東省潮州府饒平縣轄地。島內雲澳、青澳兩地,劃歸福營,為福建省漳州府詔安縣轄區。至清代雍正十年(1732),朝廷批准廣東總督郝玉麟上奏意見,參照州縣建制之例,專詔設立粵閩南澳廳,以海防同知為主要職官,統一管理南澳四澳地方軍民刑名、錢糧、考試、稽查、生童等行政及司法事務。雖然粵閩南澳廳海防同知直屬粵閩兩省統轄,原則上彼此不得差委,但畢竟整個南澳級別升格,開了南澳作為縣級行政區劃進行管理的先河。而且,為實現對南澳的有效管理,消除行政管轄上粵閩共管互相推諉的矛盾,根據粵屬隆澳深澳兩地地方較廣和租穀較多的實際,也就形成了“粵省主政,潮州府申報有關事宜”,即廣東省主管南澳的地方行政體制。清雍正十三年(1735),朝廷詔令批復南澳海防同知徐慎請求,專設“粵閩南澳巡檢司,專管監倉,以專責守事”,以加強行政司法監察。
    民國建立之初,隨著全國革除舊官稱的變革,廣東省都督府于民國元年(1912)下令更改南澳同知為南澳民政長;並于同年正式改南澳廳為南澳縣。此為南澳正式稱縣之始。民國三年(1914),中央政府批准將南澳之雲澳、青澳由福建劃歸廣東管轄,從而改整個南澳過去歸粵閩兩省共管為廣東一省對立管理。新中國成立後,雖曾於1952年6月至1953年5月撤銷南澳縣制改設澄海縣南澳特區,並於1958年11月至1959年11月再撤南澳縣制設南澳人民公社直屬澄海縣,但其後不久均又很快恢復南澳縣制,至今未再變革。
1.2 “萬世流芳”碑來龍去脈  2000年5月下旬,南澳縣文物管理部門在維護修繕深澳地方原南澳總兵府遺址建築,於建設工地出土了兩塊石碑。兩塊石碑每塊平面高150釐米,寬48釐米。其中一塊碑文上方,撰刻一大“萬”字,另一塊碑文上方則撰刻一大“芳”字(見以下“萬”字碑與“芳”字碑圖片)。
    根據碑文和古代撰刻碑文習慣,可以明確確定以上“萬”字碑和“芳”字碑,只是一組“萬世流芳”碑科的其中兩塊碑。遺憾的是,這組“萬世流芳”組碑其中的另外兩塊碑,即“世”字碑和“流”字碑至今未能發掘出土。
    雖然“萬世流芳”組碑只有“萬”字碑和“芳”字碑面世,但從碑文立意、內容大意、行文內在邏輯結構及所記事件性質看,筆者自覺該“萬世流芳”組碑與其他地方出土發掘的“萬事流芳”組碑相比,有很大區別,且因內容涉及人類社會發展和法文化變革方面,於今仍有啟迪和反思意義,故特介紹分析。
2 “萬世流芳”碑文
    該碑碑文分別篆刻於“萬”、“世”、“流”、“芳”四塊石碑上,共分“育嬰緣序”、“題捐姓氏開列”、“新置祖產開列”、“公議章程開列”以及“續捐姓氏”等部分。
    “萬”字碑碑文如下:
    育嬰序緣
    蓋聞上帝好生,蟲蟻亦蒙化育。人情本善,骨肉豈忍相殘。不意愚婦蠢夫,重男輕女,惡習漸染,殺溺頻聞。夫今日之女,後日之母也;今日之女之母,前日未溺之女也。乃生意甫萌,殺機遽起。或交手於頸,或塞絮於口。呼號暗室之中,宛轉血盆之內。言之傷心,聞之髮指。又或甫經落草,即置通衢,血氣方新,風寒易入。既牛羊之或踐,亦狐犬之堪虞。忍心若此,與自溺相去幾何?乙亥歲,總鎮府務堂林公,海防廳芸士易公,念王道本乎人情,立法期於可久,各捐廉俸,為澳中官紳兵民之倡。經自丙子歲五月,起行給養。其捐題姓氏並登收田畝租稅,以及立定章程,均為勒石。丁醜春暮,餘蒞斯土,見育嬰立局,功已過半,事未竟成。私心自揣,雖無倡始之能,散矢繼興之念;爰撥冗而理繁,督鐫工以銘石。舉一切事宜,俱各勒碑,以垂久遠。漫言創首,已分五鬥之精;攸賴同心,共造千秋之福。是為序。
    題捐姓氏開列
    廣東陸路提憲方  捐銀陸百圓;澄海營參府楊  捐銀拾圓;澄海左營守府鄭  捐銀捌圓。
    閩粵南澳鎮憲林  捐銀陸拾圓;海門營參府馮  捐銀拾圓;達濠營守府曹  捐銀捌圓。
    “世”字碑和“流”字碑遺失未見,“芳”字碑碑文如下:
    一、金山後石厝田壹畝伍分,年收谷三石陸鬥。
    一、金山後竹仔林田壹畝,年收谷貳石陸鬥。
    新置祖產開列
    一、白沙灣田六畝,銀伍佰玖拾肆圓,年收谷貳拾石伍鬥,仰銀貳拾肆圓。官租陸鬥,折式壹錢壹分。
    一、白沙灣田三畝,銀貳佰柒拾圓,年收谷玖石,仰銀拾圓。官租三鬥,折式陸分柒厘。
    一、西門外田柒分,銀佰肆拾圓,年收穀肆拾陸鬥,仰銀四圓。官租柒升折式壹分肆厘。
    一、青澳田壹畝,銀陸拾伍圓,年收穀貳拾玖鬥,仰銀三圓,官租壹鬥,折式貳分。
    公議章程開列
    一、生女來報者,即給淨錢千文,餘拾壹個月,每月給伍佰文。如非生母,願抱女撫育者,亦如之。
    一、住局乳母不拘數,但看女嬰多少,亻佳亻贵撫養,其工資亦看母嬰若干數,公同從豐議給。
    續捐姓氏
    光緒四年戊寅臘月,粵閩南澳海防同知熊鳳儀暨紳董蔡中翰、劉一駿、林作棟、張炳珩、林開榜、江學瀾、康壽崧、洪裔采仝立。
3 “萬世流芳”碑文內容的法文化分析
    從以上“萬世流芳”碑文可見,刻碑人粵閩南澳海防同知熊鳳儀暨紳董蔡中翰、劉一駿、林作棟、張炳珩、林開榜、江學瀾、康壽崧、洪裔采等官吏鄉紳之所以撰刻此碑,主要是為了對出資贊助拯救女嬰事項的行為及其人,進行表彰。與古代銘記捐助功德的同類碑刻相比,該碑刻也具有歌功頌德的目的。然而,與已見於世的其他歌頌捐助功德的碑刻不同,該碑文因涉及殺溺女嬰的批判,以及對防止殺溺女嬰的制度考慮,對今人以及後人都具有不可忽視的啟迪意義,故予法理分析。
    碑文的第一段“育嬰序緣”,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揭露當時南澳地方“重男輕女”、“殺溺女嬰”的陋習。碑文特別敍述當地殺溺女嬰“乃生意甫萌,殺機遽起。或交手於頸,或塞絮於口。呼號暗室之中,宛轉血盆之內”的野蠻和殘酷。對於當地殺溺女嬰陋習,當地官紳百姓“言之傷心,聞之髮指。又或甫經落草,即置通衢,血氣方新,風寒易入”。他們認為:“既牛羊之或踐,亦狐犬之堪虞。忍心若此,與自溺相去幾何?”以如此口氣描述殺溺女嬰事件,在古代留存的碑文中實不多見。這說明古代南澳地方殺溺女嬰的風俗盛行。
    那麼,如何看待慘無人道的殺溺女嬰陋習,碑文明確指出,殺溺女嬰,本是人類最為愚蠢和弱智的事,故將殺溺女嬰之夫婦斥為“蠢夫蠢婦”。為什麼斥殺溺女嬰之夫婦為“蠢夫蠢婦”?其理由在於兩個方面:
    其一,南澳海防同知熊鳳儀等官紳認為:“人情本善,骨肉豈忍相殘”。我國古代知識階層和民間社會多數民眾,在思想觀念上長期受性善論支配,認為人的本性向善。因此,性善的人,不能做殺溺人等惡事。連親生骨肉都殺溺,屬於兇殘之極地對整個族群乃至人類的大惡事、大蠢事,社會公共輿論必須堅決抵制、反對,社會公共權力理應強力制止。
    其二,在重南輕女觀念經過數千年日積月累積澱的明清封建社會,殺溺女嬰的情況比較普遍。如何對待由重南輕女觀念直接導致的殺溺女嬰的陋習?南澳海防同知熊鳳儀等官紳從女性邏輯關係切入,開宗明義地宣稱:“夫今日之女,後日之母也;今日之女之母,前日未溺之女也”。由母親和女嬰邏輯關係推論,殺溺女嬰的社會危害性顯然在於:殺溺昨日女嬰,無異於殺害今日之母親;殺溺今日女嬰,無異於殺害明日之母親;母親之不存,焉有後代繁衍?其結果就是斷子絕孫,最終必然導致人類自毀自滅!幹下如此斷子絕孫之事,有什麼理由不視之為蠢事呢?
    就人類發展的一般法理而言,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也不論中國還是外國,凡不通過國家合法途徑及方式剝奪他人生命,都被認定為犯罪。我國古代亦無例外。即使是我國古代崇尚重南輕女,然無端傷害婦女,隨便殺溺女嬰,剝奪其生存權利,也一樣為國家法律所不容。
依據以上法理,為切實防止殺溺女嬰事件的再發生,南澳地方海防軍政官吏以及鄉紳有識之士,特發起創設相應法制機制。
    第一,建立捐贈扶助制度。此項捐贈扶助,“為澳中官紳兵民之倡”,即由當地軍政官員和鄉紳中有識之士發起倡議,經全島軍民同意確定。捐贈的主體為全島軍民,捐贈受益主體是女嬰,受捐贈扶助的對像是養育女嬰家庭。具體捐贈措施,即由官府和鄉紳中權威人士主持,號召有財力物力之人士,按照志願原則,自行申報所捐銀兩或田地的種類與數量,經登記確認,交納所捐錢糧田地。此制一經確定,女嬰撫養才算有了堅實的經濟基礎,從而使防止殺溺女嬰的再發生具備切實保障。
    第二,建立捐贈資產經營管理制度。即通過捐贈收集的田地和錢糧,分別實行登記。捐贈銀兩,集中管理,除日常支付養育女嬰人和管理人等工資費用外,一般都置田買地,雇工耕種,所收田租,仍作為捐贈資產。此制目的,在於保障捐贈資產合理合法使用,同時還保證受捐贈資產的增值。
    第三,健全家庭女嬰給養制度。對所有女嬰,原則上都給予撫養資助。具體措施:“生女來報者,即給淨錢千文,餘拾壹個月,每月給伍佰文。如非生母,願抱女撫育者,亦如之。”也就是說,不僅撫養親生女嬰,官府和鄉裏要給予資助,就連非親生的女嬰,只要願意撫養,也可以從官府和鄉裏得到資助。對於親生女嬰和非親生女嬰的撫養資助,官府和鄉裏一視同仁,沒有區別。
    第四,建立育嬰局,專門負責嬰兒撫養。對到育嬰局提供母乳餵養的婦女,按照女嬰數量計給工資。即“住局乳母不拘數,但看女嬰多少,亻佳亻贵撫養,其工資亦看母嬰若干數,公同從豐議給”。
    第五,設立刻石銘記之制,彰顯捐助女嬰撫養公德,公告相關制度,抵制重男輕女觀念和殺溺女嬰陋習。具體做法:對撫養女嬰,“舉一切事宜,俱各勒碑,以垂久遠”。即通過建章立制,刹住殺溺女嬰風氣,然後“督鐫工以銘石”,“其捐題姓氏並登收田畝租稅,以及立定章程,均為勒石”。石碑上刻捐助人士的姓名和捐助項目及數量,一方面進行表彰,另一方面讓時人和後人永記殺溺女嬰的愚蠢和野蠻,以及當時人們抵制殺溺女嬰的制度設計。
    值得注意的是,該組“萬世流芳”碑針對防止殺溺女嬰陋習進行的功德表彰和相關制度設計,提出了非常重要的法律思想。這就是“王道本乎人情,立法期於可久”。這裏所指王道,與封建專制不能相提並論。王道是中國古人很早就有的概念,代表著我們的先人世世代代關於國家和社會管理控制的一種境界,是對合理的秩序井然的理想。王道的建立,理應順天理,合人情,否則稱不上王道。國家的立法,亦須本乎人情天理。只有順天理合人情的立法和法律實施,才能“期於可久”。
    我國古代於最適應自然農業的兩河流域廣袤大地不斷發展,在自然農耕經濟時代,重男輕女被視為自然陰陽現象的對應反映。經不斷地傳存和發揚光大,重男輕女也就成為人情之重,天經地義。以至於發展到規模性殺溺女嬰的地步。這樣的人情,最終必然導致人類自毀自滅。因此,這樣的人情不是合乎王道的人情,更不是合乎法律的人情。於是,法、理與人情矛盾衝突。由此筆者聯想到近年來,法學界曾大炒“法、理、情”,大有對法律違背人情不分青紅皂白予以口誅筆伐的氣勢。殊不知在評判法、理、情互相矛盾時,沒有任何實例進行理論展開,本就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無的放失。
    就殺溺女嬰的立法防制,雖違背重男輕女、傳宗接代的人情,然卻合乎人類繁衍發展的人情。因此,對防止殺溺女嬰的立法防制,似乎不能簡單地以法與情衝突分析定論。法理情三者中,關鍵是理---科學道理。離開了科學道理,法也好,情也好,都是立不起來的。“萬世流芳”碑文中提及的王道本乎人情的人情,顯然不是重男輕女的傳統禮教人情,而是保護女嬰乃至女性合乎人類繁衍發展的自然人情。我以為,不合乎科學的人情,法律加以限制,沒有必要大炒。
4  
    對於中國傳統朝野來說,萬世流芳的本意是指可以彪炳史冊,為子孫後代銘記,具有紀念與借鑒意義的事情。今天我們能夠看到刻在石碑上要求子孫千秋萬代銘記的,有立下赫赫戰功的英雄事蹟,也有造福一方百姓的政績和事蹟,還有改造環境劈山造林和保護山林的業績,更有捐贈宗教以求解脫和深化的銘記。然對於防止殺溺女嬰的制度建設,以及對捐助撫養女嬰的事蹟進行銘刻,且冠以“萬世流芳”予以高度頌揚的碑刻,並不多見。
第   1   2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2008年第1期:英美法系“同一罪”標準評析及與大陸法系同一性判定標準之比較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