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信息关键字:
 
   
 
西政法文化博物...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活动...
全国科普日筹备...
西藏大学Tse...
“创新驱动发展...
科普简报第5期
全国科技活动周...
河南省高院专委...
法文化博物馆迎...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学术交流 - 学术沙龙 - 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百年反思(三)座谈纪要
 
 

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百年反思(三)座谈纪要

时间:2016-08-02 02:43:00

 

学术沙龙主题: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百年反思(三)
时间:2013年10月28日
地点:敬业楼4023会议室
 
    主持人兼主讲人张培田教授开始发言:五四运动即将迎来它的一百周年纪念日,在这一背景之下,举行这场学术沙龙,具有重要的意义。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是一场思想解放,对后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如何看待这一思想解放,也有必要提出一问。当然,当代的法律应该是觉悟的,更有必要讨论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对中华民族的作用,与传统文化的关系,同时也要对其进行反思,这一问题大家如何看待,可以畅所欲言。
 
    首先硕士研究生何定洁发言:他对五四精神提出了两点,一是批判精神,用今天的标准看古代,二是自我忏悔,对自我的批判。对于其局限性,他提出,五四运动强调的启蒙,是放置于当时的民族危难之时,启蒙变为了工具性的东西,而把启蒙本身对真理的探讨掩盖了。
 
    硕士研究生毛奎发言:他提出了对五四的反思,当时激进的反传统,对当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造成了对传统的割裂,并且对文化大革命也有一定的影响,造成了当时破旧却没有立新。这就是毛奎同学谈到的局限性。
 
    博士研究生公杰发言: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起到了开启民智的作用,从小点来看大点,从陈独秀来看,是典型的激进派代表,现在分析,他的观点在当时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是缺乏理性的,而梁漱溟先生的观点在当时虽被批为保守,但是这是一种比较理性的主张,值得学习。
 
    硕士研究生张娜发言:五四以前,无论革命派还是立宪派,都没有向中国文化开战,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向传统文化开启了一战。对于传统文化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民主与科学不能因为当时的国情而被搁置,而要一直为之努力。
博士研究生曾睿的发言:他提出了三个五四,两面旗帜的观点。有真实的五四,追求的五四,以及辩证的五四。科学与民主则是两面旗帜,科学是一种均衡,民主则在于流动。
 
    硕士研究生蔡权义的发言:从近代以来,容易造成暴民运动。而精英、民众、权力三者结合,会出现不科学的三者结合。如果权力和劳苦大众结合,则容易压迫精英,不能三者中二者结合压迫第三者,直到70、80年代结束,大众、精英、权力三者才均衡。因此要实行民主,即每个人通过既有体制来实现自己的利益,一方面,法律给其通道,必须实现法律内容的平等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另一方面,要有权利基础,有财产权和劳动权,最后,必须有健全的法制,权利才不会放纵,才能达到社会力量对比的一种科学状态。
 
    硕士研究生曾浩的发言:新文化运动带有一定的政治思想,新文化运动分为两期,前期是1915年至1919年,自由主义、激进主义等自由思想的争鸣,1919至1923年,以李大钊、陈独秀为主的激进主义,它不是思想的自由,而是为了宣传共产主义的工具。人们在反对权威的过程中不自觉形成了另一种权威。新文化运动有很多的主义。
 
    硕士研究生程博的发言:新文化运动是一个偶然,在列强欺压中国,清王朝虽退出历史舞台,对人的压迫仍然有很大影响;当时新文化运动知识分子没有从制度上改变,且没有形成自己的看法,一味的吸收西方的民主和人权,我认为不能全盘否定礼教,传统文化仍有很多精髓对社会主义新文化起建设作用。
 
    硕士研究生邢翠格的发言:新文化运动将中下层与社会普通大众分离,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很难突破。如民众道德崩溃;物质和技术水平提高了,思想跟不上,导致文明与秩序不相一致。西方不是一味的批判和否定,如英国的改良运动、法国革命等,中国应该吸取先进文化,文化不能将中上层与社会普通大众割裂,进行乡村建设,普及教育,提高社会普通大众的思想,只有思想进步了,民众才会作出更好的取舍。
    硕士研究生曹娇慧的发言:她认为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时期所提倡的科学是一种科学精神,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与科学的态度,而不是一种对科学的盲目崇拜。就拿陈独秀先生来说,他批判宗教的实质和偶像崇拜,主张科学。在后面被认为是没有理性的科学主义,但是这种激进的精神,在当时是必须的,没有激进的批判,怎能抵挡反对派与保守派的攻击,而那种对科学的追求是一种对待客观世界和认识客观世界的态度,应当值得今天学习。
   
    最后张培田教授的总结:谈到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就不可避免的要谈民主与科学,在当今,大多数人是认为要民主的,但是在实践当中如何理解民主却值得探讨。民主这一观念不是在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时期才有的,早在传教士来华时就有了。当时胡适提出西方代议制民主,多看实践、少谈主义;蒋介石奉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等等,当时社会主流对民主争议不大,但谁来代表民主,谁来为民做主产生了很大的争议。民主最大的死穴就是在于大民主,就是多数人的暴政,就如文革时期,不是黑,就是白,就得表个态,这样其实是最不民主的。科学在中国实践比民主更难。当时一个主义、一个政府、一个头脑是最不科学的。 科学需要人们保持一份清醒和冷静。民主不能偏离科学,科学确定了的东西需要法制化。民主和科学的道路还很漫长,需要你们这一代或下一代继续努力。做到   身正,不令而行;身不正,虽令而不行。         
 
 
 
 
 

                                               (责任编辑:曹娇慧) 

 
上一条:2012年11月6日——第三次学术沙龙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留言板 网上咨询联系我们

 

沙坪校区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壮志路3号 邮编:400031 渝北校区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回兴街道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

网站开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 西南政法大学法文化博物馆